篇一 : 8至12歲女孩被親人賣初夜 柬埔寨雛妓悲歌(組圖)

姬尤成為CNN紀錄片拍攝對象時已獲救,但談到被母親賣掉童貞仍感心碎。(]翻攝CNN

柬埔寨女孩姬尤12歲時,母親要她去工作幫助家計。她不知母親要她當的不是普通童工,而是送她去醫院開立處女證明后,讓她被1名嫖客強暴兩天,但換來的錢仍還不清家中欠的高利貸鉅債。她出身的貧窮漁村斯維帕克是柬國孩童人口走私樞紐,8至12歲孩童幾乎全被賣掉。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近日報導,其「解放專案」(Freedom Project)與擔任聯合國反人口販運親善大使的女星蜜拉索維諾(Mira Sorvino),合作拍攝紀錄片《柬埔寨日常》(直譯,Every Day in Cambodia),講述姬尤(Kieu)和幾名當地女孩的悲慘遭遇,她們都來自金邊郊區的斯維帕克,同樣被母親賣掉初夜后,又被母親逼迫去賣淫。該片攝于2013年,日前獲美國媒體女性聯盟基金會頒發「優秀紀錄片」獎。

一車車被載走

姬尤說,童貞被奪走讓她感到「心碎」。她的父親因肺結核病重無力捕魚,母親賣掉她的初夜,扣除付給仲介的費用,只拿到500美元(約1.5萬元臺幣),對于還債不過是杯水車薪。

斯維帕克半數家庭每天收入不到2美元(約62元臺幣),孩子的童貞無論男女都是家庭寶貴資產,人口販子會把孩子一車車載走,滿足變態戀童癖嫖客的需求。

慘事曝獲庇護

不幸中的大幸是,片中被賣掉初夜的少女,后來都獲美國「上帝之愛國際事工」(Agape International Missions,AIM)援助庇護。

CNN紀錄片2013年發表后,讓柬埔寨雛妓問題獲得關注,協助AIM募款在當地籌設學校,盼能夠讓孩童獲得基礎教育。

蜜拉索維諾說,教育能「讓孩子發展批判思考的技巧」,保護她們不受人口販子的剝削,提高就業機會,幫助家計。

報你知 柬埔寨妓院 1/3是孩童

柬埔寨人口販運嚴重,男子被賣到農漁業或建筑業當奴工,女性則被賣入妓院或成為女工、傭人。女童被賣入性產業,男童大多被賣入乞討集團。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統計,柬埔寨的性工作者約4萬至10萬人,其中1/3是孩童。皮條客將買來的女童或男童囚禁,并且將其初夜賣給出價高者。嫖客主要是當地軍官、政客、商人,少數為外國買春客。

考考你的財商:

三個人去投宿,服務生說要30元,每個人就各出了10元,湊成30元。后來老板說今天特價只要25元,拿出5元讓服務生退給他們。服務生私藏了2元,然后把剩下的3元還給他們,每人分到1元。10-1=9,表示每人只出了9元投宿。9乘以3+服務生的2元=29,那么剩下的1元呢?

打開微信,關注微信號:aqxw66,回復“30”即可知道答案啦!!

篇二 : 柬埔寨雛妓村現實悲慘世界

柬埔寨雛妓村現實悲慘世界

童 盈 羅書茵在柬埔寨,2.5美元就可以換來一個幼女的童貞。

為了錢,父母出賣親兒,街童將自己的身體賤賣。

社會貧窮,大人無情,卑劣的發達國家的孌童客,造就了一個活生生的悲慘世界。

從柬埔寨首都金邊的機場到市中心途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老舊的城市景像,而是馬路上不時出現的宣傳海報及大幅橫幅,上面寫著“在此性侵犯兒童,回國會被監禁”(Abuse a child in this country ?熏 go to jail in yours)及“停止性侵犯兒童”(stop child sexual exploitation)等等。

這些海報和橫幅恰恰說明了柬埔寨雛妓問題的嚴重性。 價值2.5美元的童貞 位于泰國與柬埔寨邊境、距金邊500多公里的Paipet鎮,被視為柬埔寨兒童的地獄、孌童癖的天堂。即使柬埔寨政府剛剛進行了一場大掃蕩,入夜后,這里的街頭仍然閑逛著很多歐美游客。

走在紅燈區的街道上,男女皮條客不斷走上來說:“3 US dollars.(3元美金)”只要搖頭拒絕,他們會主動降價道:“2 dollars and 50 cents. Come on?熏 sir.(2元美金50美分。來吧,先生!)”在當地,只要用2.5美元就可以換來一個雛妓的童貞。

一棟兩層小樓里,紅色燈管營造出一種詭異的氣氛,長凳上坐著20多個打扮性感的女孩,她們中最大的18歲,其余都是十四五歲。肥胖的老鴇毫不掩飾地說出她們的年齡,并起勁地做生意:“2.5美金一個,可以在后面房間搞掂。”“后面房間”是大廳后用木板隔出的七八個小間,里面有木板床、破舊的床單和兩個枕頭,沒有床縟,更別提洗澡間了。

這個小鎮上遍布著這樣的妓院,而每一家都有雛妓,只是數目多少不同罷了。 絕大部分雛妓自愿賣身 現年14歲的Srey,11歲就被親生父母賣到妓院,至今已有3年。在她看來,賣身接客是最好的工作,而她最奢侈的愿望竟然是賣身后可以在酒店睡覺,只因為那里有舒服的床、能洗熱水澡!

同樣是14歲的Seny則是被同村村民誘騙到酒店接客,幸好她的哭叫聲驚動了值班工人,才被救到柬埔寨婦女危機中心(Cambodian Women's Crisis Center,簡稱CWCC)的幼女庇護中心,但她卻坦言不喜歡返回簡陋的農村家中。

CWCC的幼女庇護中心不僅為從紅燈區里救出的女孩提供食宿,更開設了工藝課程,希望能幫助她們學會個人謀生技能,重回社會時遠離賣淫行業。

但CWCC的美好愿望卻面臨著嚴峻的現實挑戰。在柬埔寨,絕大部分雛妓都是自愿的,有的甚至是親生父母將她們賣出去,被CWCC救出的女孩也常常被現實環境逼迫,最終重當雛妓。另外,柬埔寨的警察月薪約25美金,而他們每月從老鴇處收取的保護費也是25美金,這樣如何禁絕雛妓?面對這樣的現實,連CWCC的工作人員都很灰心。

CWCC的幼女庇護中心門口沒有任何標示,原來去年12月,金邊的一個同類庇護中心被30多名槍手強行擄走近百名女孩,案件至今未破,被擄的女孩估計已被販賣到國內外色情場所。CWCC的工作人員也屢遭黑幫恐嚇。 得不得救一樣沒有明天 柬埔寨現有約1200萬人口,妓女約占6萬,當中40%是雛妓。自1991年起,柬埔寨已有10萬人死于艾滋病,現在至少還有12萬人是艾滋病患者,雛妓中很多人就是HIV病毒攜帶者。對這些女孩而言,得不得救都一樣沒有明天。

柬埔寨雛妓的嫖客以歐美人為主,雖然政府也進行了大掃蕩,但卻無濟于事,柬埔寨雛妓問題從未真正解決過,更可怕的是,很多外國嫖客已不在色情場所找雛妓,而是走上街,用金錢去利誘街上的兒童。

可以說,是卑劣的發達國家的孌童客,造就了這個活生生的悲慘世界。父親去世后,12歲的柬埔寨女孩康·波法離開家鄉,前往首都金邊,因為鄰居說會介紹她到餐館工作。波法心想,有了工作,就可以幫助母親、弟弟和三個妹妹維持生計。但她的美夢很快破碎——到了金邊,鄰居把她賣給妓院,從此生活在噩夢之中。

雛妓歪風吹起

近年來,雛妓歪風在部分亞洲國家吹起。曼谷朱拉隆功大學法學教授維提·曼塔波恩指出:“情況很嚴重,而且不斷變化,此起彼落,難以捉摸;在一個國家受到控制,又會在另一個國家悄悄出現。當局往往空有政策,卻不實行。”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愛滋病與人口販賣問題國際協調員戴維·費恩高德博士說:“和10年前相比,柬埔寨的雛妓問題更嚴重了。不過,在部分國家也有令人振奮的發展,例如泰國的情況就改善許多。”當然,由于和兒童性交是非法的,其行為通常保持隱秘,實際受害的兒童有多少,誰都不能確定。根據美國《讀者文摘》調查,亞洲估計有近百萬孩童淪為雛妓。

這現象有三個成因。

第一,亞洲男性對雛妓的需求增加。亞洲經濟快速發展,而人口流動加速,有錢嫖客于是較容易得償所愿。莎瑪麗·曼表示:“不少嫖客指明要沒有性經驗、沒有愛滋病的女孩。”莎瑪麗創辦的婦女救援組織設于金邊,專門援救淪為性奴隸的女童。

第二,立法與執法機關漠不關心。在部分亞洲國家,和16歲以下兒童性交或雇用18歲以下孩童從事賣淫是違法的,但實際效果不佳,色情行業也并未因經營者被起訴而大減。

第三,貪污盛行。亞洲買賣兒童的人員經常賄賂當地警察、法官和立法者。曼谷兒童權益保護中心主任桑法斯·昆普蘭芬說:“犯罪集團首腦給警察的錢比政府還要多。”

視嫖妓為成年啟蒙

過去十年,飽經戰火的柬埔寨已成為熱門旅游景點。兒童工作者指出,柬埔寨2006年有170多萬游客,其中不少是專程前來嫖雛妓。莎瑪麗所成立的救援組織,在過去十年間共拯救了3000多名柬埔寨女童跳出火坑。

2006年設于美國的亞洲基金會發表報告,指出柬埔寨估計有將近2萬名雛妓。

根據柬埔寨法律,和兒童性交,將監禁20年,但兒童色情行業的經營者很少被定罪。有獐工作者認為:“真正的問題,在于柬埔寨法院貪污。”性侵兒童者假如是外國人,只要拿1萬元賄賂法官,通常就可以沒事;本地人只要幾百美元,也可脫身。有些受害者家屬收到50美元,就會撤銷訴訟。

菲律賓常被視為戀童癖者的樂園,當地受害兒童也越來越年輕。

國際非政府組織“反販賣婦女聯盟”執行董事珍·安瑞奎茲告訴媒體:“10年前,年紀最小的雛妓是12歲,現在只有9歲。”在菲律賓,嫖雛妓是違法的,但維薩延論壇基金會會長西西莉雅·佛羅瑞斯·歐班達指出:“很多人視嫖雛妓為年輕人的啟蒙儀式。”這個基金會致力拯救來自菲律賓南部貧窮島嶼的雛妓。

潔蒂是個漂亮的13歲女孩,父親去世后,到奎松市國會附近的酒吧工作。一天晚上,她發覺一個頗有民望的政府官員盯著她瞧。

第二天是她14歲生日。她因身體不適得服藥。不料給她的卻是迷藥。她醒來后,全身赤裸,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身旁是那官員的兒子。那天也是他的生日——潔蒂和她的童貞就是他的生日禮物。

幾個星期后,潔蒂在一輛車里,把握住汽車停下等紅燈的時機,跳下車逃跑,并高呼求救。她由于害怕,沒有報警,目前住在女童庇護所。她說,“我不相信可以討回公道。”據菲律賓“國家行動計劃”估計,菲國有6~7.5萬名兒童淪為雛妓;但據非政府組織估計,雛妓人數接近10萬。

色情行業打廣告

斯里蘭卡的情況同樣糟糕。當地的終止雛妓協會是個非政府組織,據他們指出,在雜志、網站、網絡聊天室里到處充斥著雛妓廣告,同時更廣為宣傳斯里蘭卡是外國戀童癖者的樂園。

現在。由于政府和救援組織嚴厲制裁,外國男性游客已不敢公開到海濱尋找兒童,但問題絕對還沒解決。“終止雛妓協會”前副董事、目前為“拯救兒童組織”工作的艾尼爾·雷格蘭西說:“嫖雛妓的游客只是沒有以往那么明目張膽而已。”

南亞國際聯盟針對斯里蘭卡旅游業的雛妓問題,撰寫了一份報告,指出“旅館人員致力滿足旅客嫖妓要求,而需求最多的是童男童女”。

設于科倫坡的非政府組織“保護全球環境與兒童”主管莫琳·塞納·馬恩省維拉納指出:一個小孩可以賺500盧比(5美元),這在斯里蘭卡不是小數目。根據南亞國際聯盟的報告,有6個姐妹獲得酒鬼父親同意,把3個十五六歲的弟弟賣給一個有戀童癖的西方人。那個西方人整整一個月內每天蹂躪他們。

莫琳估計,在她致力服務的地區,隨時都有多達6000名兒童被迫賣淫,但近年幾乎沒有游客因狎玩男童而被逮捕起訴。她說:“狎玩男童者假如被定罪。會判重刑,但那些外國人一發覺自己被盯上,便立刻離境。”

在印度,女童常被視為賠錢貨。據美國國務院估計,當地16歲以下的雛妓多達50萬人。

新德里“終止販賣與壓迫婦孺組織”的羅瑪·戴博布拉塔說:“有些父母被騙,把孩子交給人口販子;有些孩子則是被叔伯或兄弟賣掉。當局沒有正視這現象。”

新德里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指出,操控雛妓者在印度很少被捕:“法令不足或不夠周密、執法不嚴、處罰太輕、起訴不易等等,令蹂躪兒童的色情行業生生不息。”

打擊還需加大力度

如果硬要找出成功的案例,專家指出,泰國現在有法律明文規定保護全國兒童,但泰國兒童雖然獲得較佳保障,從鄰近國家輸入兒童的情況卻仍然持續。

泰國一位第一線的警察告訴媒體說,過去5年,從緬甸、老撾等地非法運入的兒童增加了一倍。在泰北經營兒童保護中心的松帕·詹崔卡說:“泰國雖然有法律保護所有兒童,少數民族和外國移民的孩子仍有不少淪為雛妓。”嫖客“要召雛妓,就像在餐廳里點個比薩一樣簡單”。

婦女救援行動組織的曼谷代表喬根·湯瑪士說:“泰國是亞洲雛妓買賣的轉運站。”有些華人犯罪集團從湄公河地區的貧窮國家輸出女童,然后經由泰國轉運到其它較富裕的亞洲國家。

松帕·詹崔卡在泰國北部成立湄公少年網,為來自緬甸、柬埔寨、中國、老撾、泰國、越南等地少女提供一年訓練。受訓者回到家鄉后,會把雛妓慘況告訴村民、學童和小區領袖,務求當地社會知所警惕,保護兒童。上述各國都是雛妓的主要來源地。

有一位受訓者來自老撾首都萬象。名叫蘇妮莎,今年21歲,人很聰明。她15歲那年被賣到泰國,被迫賣淫3年,2006年參加湄公少年網課程,決心參與防止其他女孩同樣淪為雛妓的工作。她說:“我會教她們怎樣提防拐騙。遇到陌生人要特別留意,因為人心難測。”

賽莎莉·丘提庫爾曾任泰國政府部長,現獲政府委任為打擊婦孺買賣小組委員會主席。她說:“要打擊買賣兒童的不法活動,須用3P和3R原則。”

3P即英文所謂Prosecution(起訴)、Protection(保護)、Prevention(預防);3R則是Rescue(救援)、Relpatdation(遣送回國)、Recovery(康復)。她說:“各國在人口買賣問題上,進展并不一致。人口買賣是跨國問題,區內國家必須多加合作。”

松帕補充說:“最重要的是防患于未然。”

康·波法在金邊街頭賣淫將近一年。1999年3月,她被警察逮捕,送交婦女救援行動組織。當時她17歲,滿腔悲憤、焦慮,并患傷寒和結腸炎。經過4年輔導和縫紉訓練,她在金邊一家制衣廠找到工作。2003年,即被賣進妓院后的5年,她嫁給了一個年輕的同鄉。

但今天的幸福并未減輕她的憤怒。她說:“像妓院老板那樣的人,必須嚴懲,否則別的女童還會像我當年一樣受盡折磨。”

篇三 : 柬埔寨雛妓村的悲慘世界!

價值2.5美元的童貞●絕大部分雛妓自愿賣身雛妓大多自愿賣身。

在柬埔寨,2.5美元就可以換來一個幼女的童貞。為了錢,父母出賣親女兒,街童將自己的身體賤賣。

從柬埔寨首都金邊的機場到市中心途中,最引人注目的,不是老舊的城市景像,而是馬路上不時出現的宣傳海報及大幅橫幅,上面寫著“在此性侵犯兒童,回國會被監禁”等等。這些海報和橫幅恰恰說明了柬埔寨雛妓問題的嚴重性。

位于泰國與柬埔寨邊境、距金邊500多公里的Paipet鎮,被視為柬埔寨兒童的地獄、孌童癖的天堂。即使柬埔寨政府剛剛進行了一場大掃蕩,入夜后,這里的街頭仍然閑逛著很多歐美游客。

走在紅燈區的街道上,男女皮條客不斷走來。一棟兩層小樓里,紅色燈管營造出一種詭異的氣氛,長凳上坐著20多個打扮性感的女孩,她們中最大的18歲,其余都是十四五歲。肥胖的老鴇毫不掩飾地說出她們的年齡,并起勁地做生意:“2.5美金一個,可以在后面房間搞掂。”“后面房間”是大廳后用木板隔出的七八個小間,里面有木板床、破舊的床單和兩個枕頭,沒有床縟,更別提洗澡間了。

現年14歲的Srey,11歲就被親生父母賣到妓院,至今已有3年。在她看來,賣身接客是最好的工作,而她最奢侈的愿望,竟然是賣身后可以在酒店睡覺,只因為那里有舒服的床、能洗熱水澡。

同樣是14歲的Seny則是被同村村民誘騙到酒店接客,幸好她的哭叫聲驚動了值班工人,才被救到柬埔寨婦女危機中心(簡稱CWCC)的幼女庇護中心,但她卻坦言不喜歡返回簡陋的農村家中。

在柬埔寨,絕大部分雛妓都是自愿的,有的甚至是親生父母將她們賣出去,被CWCC救出的女孩也常常被現實環境逼迫,最終重當雛妓。另外,柬埔寨的警察月薪約25美金,而他們每月從老鴇處收取的保護費也是25美金,這樣如何禁絕雛妓?柬埔寨現有約1200萬人口,妓女約占6萬,當中40%是雛妓。自1991年起,柬埔寨已有10萬人死于艾滋病,現在至少還有12萬人是艾滋病患者,雛妓中很多人就是HIV病毒攜帶者。對這些女孩而言,得不得救都一樣沒有明天。

據《中外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