篇一 : 劉延生:劉延生-簡介,劉延生-人物風采

劉延生是許昌遠東傳動軸股份有限公司法人,董事長,高級經濟師,具有本企業30年管理經驗,畢業于鄭州航空工業管理學院現代管理專業。榮獲“河南省勞動模范”、“河南省優秀民營企業家”等榮譽。

崔明杰_劉延生 -簡單介紹

劉延生劉延生,男,43歲,中共黨員,本科學歷,許昌遠東傳動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許昌市人大代表,許昌市工商聯副主席。榮獲“河南省勞動模范”、“河南省優秀民營企業家”等榮譽。企業主要生產商用汽車傳動軸。建有黨團工會組織,按規定繳納員工社會保險,近三年納稅21988萬元。為社會公益事業和新農村建設捐款320萬元。

[]崔明杰_劉延生 -人物風采

劉延生劉延東擁有信息量大、知識面廣、思想活躍、思路開闊。

他認為:思路也是生產力。觀念的轉變關系著企業的命運和興衰,舊觀念不轉,思路不清,擁有的也會失去。

他認真研究國內外企業興衰案例,大膽開辟獨特的管理模式,創立自己的興業特色。他堅持不斷創新,大膽改革,提出:“把不可能變成現實是創新,把理想變成現實是科學”等創新理念。

崔明杰_劉延生 -對客戶的承諾

現在遠東公司壯大了,繁榮了,作為一名企業家,我可以說成功了,然而我深深地知道,作為一名共產黨員,對成功要視而不見,對榮譽要淡而再淡,不為成就所困,不為浮名所惑,要常常提醒自己,自重,自省,自警,自勵,為了振興中國民族汽車工業,為了遠東的明天更加美好,更加燦爛,更加輝煌,我愿意奉獻我的一切,在所不惜,無怨無悔!

崔明杰_劉延生 -所在公司

許昌遠東是國內規模最大的非等速傳動軸生產企業,生產的傳動軸主要為輕卡、中卡、重卡、皮卡和SUV、客車和裝載機、起重機等多種工程機械配套。

許昌遠東是行業標準的制訂者之一,擁有專業化的生產、檢測設備400多臺套,已形成完整的非等速傳動軸產品系列和齊全的產品規格。

目前,該公司產品有四大系列,5680多個品種,是國內品種最多、規格最全的非等速傳動軸生產廠家。

許昌遠東屬以銷定產的生產模式,即以簽訂的銷售合同確定的銷售量制定實際生產計劃并安排產品生產。

經過多年發展,許昌遠東目前具備了全國范圍內的直銷能力,并擁有自營進出口權。該公司設立了市場營銷部和國際貿易部,分別負責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

根據傳動軸產品市場的營銷特點,該公司將國內營銷網絡分為二十三個區域,每個區域安排一名區域經理專職負責該區域產品的銷售業務和售后服務。

崔明杰_劉延生 -身家財富

許昌遠東劉延生夫婦:13.64億元財富,董事長劉延生從事傳動軸行業的生產、經營、管理30余年,是國內傳動軸行業的知名專家,從1996年至今任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理事,1996至2005年任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傳動軸委員會理事長,2006年至今任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傳動軸委員會常務副理事長,具有豐富的傳動軸企業管理經驗。

篇二 : 劉文彩的孫子---我的同學劉小飛

我的同學劉小飛近照

劉小飛是我初中六四屆的同班同學,那時的他并不起眼、高挑的個子、瘦弱的身材,說話輕聲細語,愛翹個蘭花指,象個姑娘家。關于他的身世、同學們也很少議論,初中畢業后我上了高中,他回到了隆昌兩道橋石油單位的家。

文革中我們又見了一次面,那是為了躲避武斗、他隨逃難的人群到了自貢市隆昌氣礦,(當年四川石油管理局把隆昌氣礦的機關設在了自貢市毛家壩)。那次見面、他給我念了很多他寫的抒情小詩,散步時他哼著"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之類歌曲,顯得與時局格格不入,好像是游離于社會之外的另類。當時很多同學都招了工、他因為祖父劉文彩的緣故還是個男家屬,一直靠打零工維持生計、七一年我離開四川參加長慶石油會戰后,就再沒有聯系。

時光荏然,轉眼到了九九年九月,在四川隆昌的同學聚會上,我又見到了己年過半百的劉小飛,得知他于七六年正式參加了工作,遺憾的是還沒有成家。而且知道了他正在為祖父劉文彩正名之事到處奔波,但同學們對他的這個舉動并不感興趣,改革開放這些年來、很多塵封的歷史都浮出水面,尤其是鳳凰衛視播出"大地主劉文彩真相"后、基本上還了他祖父的真實面目,同學們關心的是他的生活、他的身體和個人問題。興許是特殊的血統,造就了劉小飛孤芳自賞、心高氣傲、憤世嫉俗的性格,他幾乎沒有正兒八經戀愛過,多年來不斷有人給劉小飛介紹對象,都被他拒絕了,唯有的一次是初中畢業那會兒,他主動追求重慶石油學校1個女生被婉拒后而劃上了句號。

劉小飛在生活中似乎很少考慮自己,他有糖尿病卻少有就醫,飲食簡單、著衣單調,工資不算低,生活卻顯得拮據,收入的大部份除資助妹妹劉小聰的女兒出國留學,基本上都拋撒在為祖父正名的拜訪調查上了,退休這些年來,他樂此不疲的往返于隆昌住地和故鄉大邑縣安仁鎮,主動充當"劉氏莊園博物館"的講解員,逢人就講:"我祖父劉文彩......",成了現代版的祥林嫂,為其祖父翻案正名成了他生活的唯一內容和事業。

劉小飛在其祖父劉文彩的故居向游客發表聲情并茂的講解

我曾問過劉小飛:你這樣不辭辛苦,全力以付的為劉文彩翻案正名要達到什么目的,難道是想要回劉氏莊園的財產?答曰:不是!我只是想向曾經捏造、歪曲我祖父歷史的人討個說法。誰?答曰:馬識途等人。我一時無語了。現還健在的九十六歲高齡的馬識途先生,是我國知名的作家和革命家,曾任西南局和四川省委宣傳部門負責人,在五六十年代那個強調階級斗爭的大環境中,采用了夸張的極左手法,主管劉文彩的對外宣傳,其代表作就是名燥一時的大型泥塑"收租院",這不全是馬老的個人責任,劉小飛卻認了死理,聲言要與"馬識途、李維嘉(曾任四川省政協副主席)集團"斗爭到底,非要老頭子們給他鞠躬不可。

這幾年,劉小飛因為祖父劉文彩正名成了網絡名人,網友對他的評價卻貶多褒少,畢竟他的文化程度不高,又長期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語言行動有很多局限性,尤其是在"劉氏莊園博物館"里言詞激烈的講解和不時冒出的臟話,讓作為同學的我汗顏。其實,關于劉文彩的生前身后事,世人早有考證,作家胡平針對這些年劉氏家族的沉浮評說:他(劉文彩)在西康發動種煙,又長期武裝販運鴉片,大量斂聚錢財,在川南稅捐總辦任上,巧立名目,橫征暴斂,稅捐項目達一百五十多種,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給百姓造成了巨痛和禍害......"雜文家鄢烈山更是一針見血的指出:劉文彩聚斂財富主要靠的是槍桿子和印把子,說他是大地主,還美化了他呢!重慶師范大學副教授譚松也多次在安仁鎮做過有關劉文彩的民間調查,得出的結論與胡平和鄢烈山等人基本一致。他不贊成劉小飛的"義務宣講",他認為劉小飛的思想禁錮在過去那種宣傳定勢里了:非好即壞,非黑即白,用文革的語言批判文革,用紅衛兵的方法對待紅衛兵,是錯誤的。

六十年代初人們參觀劉文彩地主莊園的實況

劉文彩的時代,已經離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很遙遠了,評價歷史最忌諱感性,同為劉氏家族之后,劉文輝的孫子,"人民中國"首席攝影記者劉世昭就有不同看法:"我祖父當年的確是軍閥,也販賣鴉片,這都是歷史,該承認咱就承認"。下面,我摘錄幾條網友言論作為本文的結束語:

"就算劉文彩在安仁做了很多好事,難道他一點壞事都沒做過?"。

"劉文彩作善事需要錢,誰敢說他的錢都是干干凈凈掙來的?"

"劉文彩的孫子只說"莊園"真相而不說劉文彩真相,避重就輕,讓人以為劉文彩真比竇娥還冤......"

"劉文彩已死多年,我們對1個死人大費周章,爭論不休,有何意義,不如省點時間和精力,去享受你現在擁有的。"

附:給老同學留個紙條

"小飛,假如這篇拙文給你帶來傷害,望諒解!這決不是我的本意,順致大安,保重身體!"

2010年3月25日,劉小飛通過艱苦不懈的努力,在安仁鎮組織發起了劉氏族人大聚會,重續劉氏家譜,筆者認為:劉小飛這件事做的還是靠譜。

大型泥塑"收租院"情景之一交租

劉小飛的祖父劉文彩四十年代影象

九九年九月初中老同學在四川隆昌聚會,(]這是部份同學的合影,后排左起第二人為作者,第四人為劉小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