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月季

六一兒童節到了,又是一波又一波美好的回憶。

第一次過六一兒童節,那時我還在幼兒園吧,也叫“育紅班”,學校那時還在村里的西嶺上,沒搬遷。

我那時也沒有上學的概念,六一那天,拿著母親給煮的雞蛋帶著飯去過六一,那時的過六一就是附近幾個村莊的學生集中到一個地方表演或看節目,我們是李小裕學區,所以去李小裕學區過六一。

不知怎么那天我去晚了,大家都走了,有人跟我說走了沒多遠,我就跟著追,最后沒追上,也懶的去了,總之第一次六一就這樣泡湯了,我好像一點也沒傷心,又或許干嚎了兩聲吧,那時太小,才七八歲,很容易轉移注意力,后來就自己玩去了。

到了二、三年級我們就開始表演節目,三年級時,表演的小品《東郭先生和狼》,好像那時這是小學生表演小品的必選節目,因為課本里有這個故事。

四年級時我們表演的是“父子騎驢”的故事。大意就是父子騎驢趕集,父親騎驢的時候,兒子牽驢,別人說父親不疼兒子,兒子騎驢父親走路,別人又說兒子不孝順,最后沒辦法都不騎驢,甚至抬著驢回家的故事。

這個小品還有個有趣的來歷,我有天看電視,電視上好像是采訪的范偉,(現在想來可能是范偉,當時也不記得了,而且那時也不認識范偉,)記者問他最近干什么,好像說在拍一個中國系列小故事,很多個小寓言故事,有很多名人參與,有點公益性質的,他演的故事就是《父子騎驢》,他大體講了這個故事,我就記住了,后來六一時我就導演了這么個故事,然后還獲得了好評。

當時大家都沒想到我會有那么好的主意吧,其實我也是跟人家現學現賣。

五年級我們就去了鎮中心小學上學了,已經住校了,那年六一可以說也是我們最后一個兒童節,我跟同學表演了一個相聲《0和1》,講數字零和一的爭斗,比誰厲害,功勞大,相爭相愛。

我演的是數字零,我跟同學每個人前邊掛一張大白紙,紙上用藍色粗筆寫著數字。我胸前掛著零,他的寫著1,我還記得我的第一句臺詞是“我叫胖墩零,樣子像個 餅,別看我個小,肚子卻漲蓬蓬”,總之,那是一段很朗朗上口的相聲。

我也不知道當時的音樂老師倪老師為什么選我,可能太活潑好動吧,而且我那時有點胖。

那次的六一節目是全鎮直播的,回家后好多村里人都看到了,都問那是不是我,因為化妝太濃了,我又有點嬰兒肥,像個大姑娘,但很多人還是認出了我,我那時也沒覺得驕傲,臺上沒害羞,事后反而挺害羞的。

六一兒童節的趣事還是挺多的,除了我的表演節目,還有一些記憶深刻的趣事。

小時候的六一,家長會給點零花錢,買點草莓味汽水喝,買冰棍雪糕,然后母親給煮雞蛋帶著。

最有意思的是六一之前,學校老師寫小紅旗,紙都是裁剪好的,有黃的、綠的、紅的、粉紅,都是三角旗,每個人會從家里帶來一個木棍,然后把旗子粘貼上,上邊是老師用毛筆寫的“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向鋒同志學習”,“勇攀科學高峰”,“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等標語。

大家會挑自己喜歡的顏色或標語,有的特意捎去比較順溜的小木棍,就要用自己的木棍的那面小旗。

四年級那次,我晚上去我的同學家也是我的鄰居家睡覺,我們四五個人都在他家睡覺,就怕錯過了什么似的,那晚太興奮,十二點多才睡,兩三點就起床了,結果我們六點多才去從學校去李小裕學區。

六一前后的六點多已經是天很亮了,去領導老師講了話,我們表演完節目就回來了,回去的路上有過親戚家的,誰家的姥姥姑姑是那個村的,就可以順便去了。

剩下的陸陸續續回家,那次回來時才九點多,我記得我鋪著一個化肥袋子在家睡了一上午,真的好累啊。

那年的六一表演節目的獎品是一套卡通圖片,共五張,挺精美,我保存了好多年沒舍得拿出來,經過幾次搬家也不知道去哪了。

我們過六一兒童節時,好像一到六一就下雨,反正天不是很好,大家統一排隊,打著五顏六色的小旗,包里是好吃的,然后去參加六一兒童節。

如今要過六一的是我的孩子,妻子發來孩子的化妝照片,問我漂亮不,我想說跟妖精似的,一想還是算了,不要打擊孩子自尊心了,老師統一給畫的,而且小女孩么,或許孩子的認知范圍內,那就是最美的。

我們的六一,我們的兒童節,曾經我們都是熊孩子,也都是好孩子,今天我們依舊童心未泯。

祝大家童心永駐,全天下孩子都快樂健康的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