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是少年》聽歌有感


這首歌,第一次聽,也許,歌詞沒有那么多華麗的辭藻,但是卻是一個少年的曾經的所有寫照,感謝遇見一首即使是旋律沒有那樣引人入勝,第一次聽不是很容易就記住的歌曲,但是歌詞卻是那樣的令我動心和震撼。


我們都曾是少年

不懂得人情世故的少年

我們有著天真的笑臉

我們有著那一股拼不完的沖勁

我們面對著困難從不低頭

我們偶爾也會因為遇到一個對的眼神

而害羞的低下頭

我們也曾因為在自己中意的人面前要表現得很完美

而總是錯誤百出

但是我們從來都不后悔自己做過的每一件看起來很可笑的事

因為我們曾經年少

我們相信自己

我們相信自己所做的都是遵循自己的內心去做的

所以即使沒有得到中意的你的青睞

也會揮一揮衣袖

依然大步流星的往前走

因為我們曾經年少

所以我們不會因為一次的失敗就止步不前

我們總是相信當上帝關上了一扇門的時候

他會小心的為我們打開一扇天窗

等待著我們沖破黑暗去尋找那一扇有著亮光的窗

然后繼續追尋著自己人生的酸甜苦辣

繼續著快樂與痛苦交加的生活

我們都是說走就走的少年

我們對于自己土生土長的的家鄉是那樣的熟悉

熟悉到家鄉的一草一木都在我們回家的路上

迎風對著我們招手

似乎在歡喜的迎接著我們的歸來

每天早上

我們都背著自己的書包

在田野間穿梭著

與在路上的伙伴們追逐打鬧著

比賽著

看看誰第一個沖到教室

看看誰總是是最后一個到教室

被老師罰站在門口

然后大家上課的時候總是拿著紙揉成一團

在老師轉身在黑板上寫字的空檔

趕緊把紙團對著那個罰站的同學砸去

然后正中目標

啊的一聲

引起老師的轉身

那個打中的同學賣力的忍住不笑出來

但是

還是被老師發現了

于是

走廊上又多了一個被罰站的身影

……

漸漸的,我們小學畢業了

上了初中

再也不會有鄉間小路的陪伴了

我們要離開這小小的鄉村

到小縣城里去上學了

田野上不再有我們嬉戲打鬧的身影

我們也不再有理由不去相信

我們已經長大 了

我們不再為一點點的小事而打鬧了

我們變得有了自己的小秘密

我們希望自己有一個足夠的個人空間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們進入了大人眼中最頭疼的事情

青春期

我們從一個乖乖小屁孩長成了一個個子高高的大男孩

或者長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美麗女孩

我們開始格外的關注自己的外表

我們開始格外在意異性的眼光

我們開始喜歡在上課的時候

桌子上面擺的是課本

桌子下面放的卻是各種漫畫書和小說

我們開始相信小說里那王子公主的故事

開始去幻想自己的公主騎士夢

我們開始關注星座

關注班級里的誰誰是哪個星座的

我跟某某人的星座是不是配

我們也開始喜歡在下課的時候

蹲在宿舍走廊的圍欄上

看著操場上

健步如飛的身影

然后談論著

哪個班的某某打籃球可帥了

某某班的哪個是校草

那時候的我們

是那樣的充滿著陽光與期待

對于學習

我們更是游刃有余

考試前一個星期

臨時抱佛腳

考試也能考個A

終于迎來了人生的第二大考

中考要來了

我們開始學會了收斂

我們的課桌上

滿滿的都是各種英語數學語文化學物理政治的工具書

我們每天有做不完的各種試卷

我們每天有背不完的單詞古詩詞句物理化學公式

我們每天有解不完的各種難題

但是看到自己定的目標

某某市重點高中

突然瞬間又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的投入到學習中

我們從初一的懵懵懂懂的半學半玩

到初三的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

大家都堅信

只要這最后一年

我拼盡最后的力氣

也要去努力

就能考上理想的高中

那一年

我們再也沒有心思去留意

操場上誰誰的球技高超

誰誰的投籃可準了

哪個班又轉來了一個大帥哥或者大美女

統統都不在能入我們的耳中了

我們一心都只在了學習上

我們更加在意這一次模擬考試

誰誰又沖進了前十

誰誰的數學拿了滿分

誰誰的作文又拿了最高分

那一年

我們過得如此緊張而又如此充實

我們每天都是最后一波人去吃飯

我們每天都是最后一個離開教室

我們恨不得不睡覺

去寫未寫完的試題

去解開未完成的難題

去探討這次模擬試題出的新題型

我們擔心自己每天起晚了

我們擔心自己每天睡覺睡早了

恨不得每一分每一秒都用在學習上

然后,中考就在我們忙碌而又充實的日子里

來臨了

我們滿懷著信心進考場

考場上的你我他

都在奮筆疾書

考場靜得掉一根針的聲音都清脆刺耳

考場上筆尖與紙張觸碰瞬間發出的沙沙聲

猶如夏日密密麻麻的的雨滴打在了樹葉上

那樣的擲葉有聲

考試結束了

我們把課本都一本一本的收集好了

我們開始可以大聲的歡笑打鬧了

我們可以肆無忌憚的跟同桌開玩笑了

我們笑著笑著就哭了

因為我們開始了各奔東西的前程

我們甚至都來不及寫好同學錄就要說再見了

那一年

我們有著那樣的純真與美好的笑容

那一年

我們有著發自內心的不舍與留戀

我們的眼淚是那樣的珍貴

當老師說我們該去照畢業照的時候

多少人在下面偷偷的抹去眼角的淚水

然后在抬頭的那一瞬間

逞強的露出笑臉

對啊,畢業照我們一定都要笑

都要笑

那是我們不約而同的約定

終于中考結束了

大家都到了自己要去的高中去報到了

好開心

因為第一天上課你就遇到了初中同學

原來很多人都考上了這個縣級高中

你的心里既驚訝又開心

大家都棒棒的

大家又能回到了一起

真好

高中的課程變得多了

學習的知識也深入了許多

高中的我們開始長大了很多

我們開始明白了自己的興趣

理科還是文科

即使在選擇的時候

是如此的糾結

但是最后定下來了

還是安心的去學習自己的所選

理科與文科班

就這樣我們被分成了兩條互不相干的平行線

我們在各自的學習領域里

孤軍奮戰

看到每一節課時間的流逝

看到每一個老師的面孔從陌生到熟悉

看到分到新班級的一個個陌生同學到最后變成了統一戰線的戰友

這三年

我們過得那樣的飛快與匆匆

我們甚至都來不及去想怎么過這在我們入學第一天看起來漫長的三年

就在我們不經意間的回頭

發現早已經過去了一大半

周末只有半天的休息時間

其余的時候不是上課就是自習

我們對于高中學校那道高高的圍墻望塵莫及

我們對于每個周末的星期天下午三點的期待值頻頻高升

我們期待校門為我們打開的那一刻

我們就像被囚困在牢籠中的小鳥一般沖出校門

就像小鳥如獲重生般的歡呼雀躍

好像我們的自由來得那樣的不容易

我們不喜歡星期天晚上的自習

因為我們7點之前必須要從校門外回到教室的座位上

安靜的自習

我知道

那時候我們的心其實還在校門外

根本沒有收回來

所以我們不喜歡星期天的晚自習

人在朝營心在漢

我們假裝拿著課本

握著筆

端坐在座位上

假裝在認真的看書做題

其實我們的心

早已不知飛到哪里去了

時間總是匆匆

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在那長著郁郁蔥蔥小草的球場上留下我們健步如飛的身影

我們就已經迎來了人生的第三個重大轉折

高三就這樣沒有預兆的來臨了

我們的心跳在每一次模擬考試結束后加快

一次比一次快

我們是那樣的向往老師口中所說的理想中的大學生活

那樣的自由美好的大學生活

在大學里

可以去自己想聽的課旁聽

可以和自己喜歡的人花前月下

在大學有大把的時間可以自由的安排著

我們更加憧憬的是名牌大學

考上了既有面子又證明了自己的能力

所以黑暗的高三在我們看來

是充滿著光芒的星光大道

因為通過它

我們可以去到自己向往的大學

我們所夢寐以求的大學生活在向我們招手

于是我們日夜不停的去看書寫作業

我們天天早讀時間大聲朗讀著語文英語

我們睡覺之前在內心大聲吶喊著我們內心的憧憬

我們每天馬不停蹄的寫著習題

下課10分鐘時間也變得寶貴起來

我們趕著問學霸們難題

學霸們趕著向老師討教高深的戰術

我們都那樣的充滿斗志

看著高考倒計時一點一點的減少

我們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停下來

我們帶著父母的期望

我們帶著老師的千叮嚀萬囑咐

我們帶著自己一年來在心底早已根深的目標

我們浩氣凌然的走上了考場

我們堅信讀萬卷書

下筆應有神助

我們堅信自己這三年了的蟄伏就為了這是三天

我們一定可以拿出自己的最佳實力來應對這次考試

三天

對于我們來說

只是眨眼一瞬間

在英語下考的那一刻

如夢初醒

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參加了高考了么

高考就這樣考完了么

我們就這樣畢業了么

所有的疑問在瞬間在腦子里打架

然后

混沌的走回了宿舍

看到有舍友在收拾行李的時候

才真的相信了

我們真的考完了

我們真的畢業了

最后一次班會課上

班主任那熟悉又偉岸的身影

班主任臉上的笑容熟悉又陌生起來

故作輕松的語氣

與我們其實有些沉默的氛圍

有著些許的不和

平常課桌上堆放著高高壘砌成的課本高墻

在最后一次班會上

變成了空蕩蕩的課桌

顯得那樣的不習慣

我們曾經的汗水與淚水交織在一起的見證人

班主任那晚顯得特別的和藹可親

他不再是板著面孔的老班

他不再是對我們嚴厲的班主任

就像一個可愛的引路人

在跟我們講解大學生活的場景

在告訴我們關于畢業查成績的注意事項

志愿的填寫等等

我們甚至都有點不安了

因為離別在即

明天又是一個終點與起點

聽著班主任說著那句話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瞬間感受到了人生的離別說來就來

離別與再見是每一個人都必經的一個場景

我們不得不去面對

明天以后

這個班就永遠的成為了歷史

只能回憶不能重現

這個教室里會進來新人

你的座位會有新的主人

盡管你的座位也會時常想你

少年

你漸漸的就這樣被歲月推著往前走了

上了大學

你可能如愿的上了自己夢寐以求的大學

你也可能因為高考發揮失利

而被迫回到高中復讀

也可能因為高考失利

而被迫選擇了一個自己不想去的職業學校

在大學里

你參加社團

你也會因為選錯了專業而經常翹課

你也許會因為特別不喜歡某個老師而不認真聽他的課

或者在他的課上搗蛋

但是大學的老師

并不清楚你的目的

他只是上課的時候出現

然后把他要講的東西講完下課就走人

不在意你是否學得用心

大學的老師告訴你

我們不會像高中的老師整天追著你的屁股后面催著你去學習

逼著你去寫作業

全靠大家自律自學

于是你茫然了

幸福來得太突然

你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突然空出了很多的自由時間

你的無拘無束的也不會給老師帶來什么影響

周末再也沒有課程

圖書館大得你要走一天才走完

你卻突然沒有高中那樣熾熱的心鉆到書堆里里尋找知識

你只是對圖書館的設計有點小興趣

然后就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你對校園的美麗環境有了興趣

卻唯獨對專業課沒有了興趣

上了大學

你借口說需要電腦學習

于是你手里有了一臺在父母看來高大上又昂貴的電腦

你遠離了父母來到陌生的城市里

你的一切只能通過電話來傳遞給遠在故鄉的他們

大學三年的時光

你過得輕松自如

在別人眼里你過得很瀟灑

在父母心里你過得很風光

在老師心里

你只是一個我的學生而已

其他的

只有你自己知道

大學三年

你過得到底是輕松還是糾結還是痛苦還是迷茫

都只有自己知道

這三年比高中時光流逝得還要快

你甚至都沒有記住輔導員的臉就要與他說再見了

學校里的某一條小路 你甚至還沒有踏上

就已經要離開這個校園了

三年時間

每個人選擇的路都不一樣

各種外界的誘惑

各種社團的活動

各種校園歌手大賽

各種校園挑戰杯大賽

各種辯論賽

你就像走馬觀花一樣的路過

在學習上

班級前十名不再是你的目標

你的目標是不掛科就行

前十名神馬都是浮云

你要自己的自由

你要玩游戲

你要去跟中意的那個TA約會

你要去參加校園十大歌手比賽

你要拿冠軍

神馬專業作業上網百度一下就可以了

你不要求質量

只要求可以完成就行

這樣的你

少年,你還能有天真的笑容么

你當初的奮斗去哪了呢

也許

自由并不是好的

大學三年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去了

你終于在糾結的寫畢業論文苦苦掙扎中畢業了

是時候到社會上去歷練了

你期待著在去大城市闖蕩

你不顧父母反對北上

當了北漂

蟻居

生活是那樣的艱難

每天辛苦的早出晚歸

晚上回到擁擠又昏暗的地下室

你由開始的斗志昂揚

到漸漸的磨平了性情

那個有點自以為是的傲氣少年

如今已經成為了商場的精英

眼光銳利而個性沉穩

大家都說你成熟了

你只是笑笑不說話

那個曾經天真無邪的少年

如今只能在心底了

在一次次的面試中

你不再是那個坐在下面忐忑的面試者

而是高高在上的面試官

歲月在你身上留下的痕跡

是那樣的清晰

看著來面試的那一張張陌生而又似乎熟悉的面孔

看到他們躍躍欲試的激情飽滿的面容

你突然恍惚了

好像那個曾經年少的你

那樣久違的青澀的面龐

那樣久違的青春的氣息

那樣洋溢著活力的少年

如今你在何方

S.H.E《你曾是少年》歌詞(電影《少年班》主題曲)


演唱者: S.H.E

作詞: 肖洋

作曲: 楊子樸

有些時候 你懷念從前日子

可天真離開時 你卻沒說一個字

你只是揮一揮手 像扔掉廢紙

說是人生必經的事

酒喝到七分 卻又感覺悵然若失

鏡子里面 像看到人生終點

或許再過上幾年 你也有張虛偽的臉

難道我們 是為了這樣 才來到這世上

這問題來不及想

每一天一年 總是匆匆忙忙

你我來自湖北四川廣西寧夏河南山東貴州云南的小鎮鄉村

曾經發誓 要做了不起的人

卻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來 站在寂寞的陽臺

只想從這無邊的寂寞中逃出來

許多年前 你有一雙清澈的雙眼

奔跑起來 象是一道春天的閃電

想看遍這世界 去最遙遠的遠方

感覺有雙翅膀 能飛越高山和海洋

許多年前 你曾是個樸素的少年

愛上一個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相信愛會永恒 相信每個陌生人

相信你會成為最想成為的人

習慣說謊 就是變成熟了嗎

有一套房子之后 才能去愛別人嗎

總是以為 成功之后 就能撫平傷痕

欲望邊埋著 錯過的人

當青春耗盡 只剩面目可憎

你我來自湖北四川廣西寧夏河南山東貴州云南的小鎮鄉村

曾經發誓 要做了不起的人

卻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某天夜半忽然醒來 像被命運叫醒了

它說你不能就這樣過完一生

許多年前 你有一雙清澈的雙眼

奔跑起來 象是一道春天的閃電

想看遍這世界 去最遙遠的遠方

感覺有雙翅膀 能飛越高山和海洋

許多年前 我曾是個樸素的少年

愛上一個人 就不怕付出自己一生

相信愛會永恒 相信每個陌生人

當我和世界初相見 當我曾經是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