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考科三,掛了。昨天練車時安全員直接挑明了:"你是自考,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會掛。"今天掛了,不過都是我自己的責任。我不氣。但發現被套路這么深感覺很憋屈。可以通過考試,練考來抽提成,這是我能接受的,但不能接受這種類似于威脅的感覺。

心情不好,書友說一起吃飯,我直接約了中午飯。放假半個月,兩個人說過要一起吃飯,書友是其中一個,可都是不愿意去。不知道是因為嫌天熱還是因為不想和他們吃飯。今天突然很想吐槽駕考于是約了吃飯,但我全程都不算開心。吃完回家,路上就覺得很累,也許是因為昨天為了練車等了十二個小時,快凌晨兩點才睡,早上七點又爬起來趕去考貌似必掛的試;也許是因為確實不習慣跟異性打交道,在找飯館的路上就在想如果是肖小仙女和我就好了。

今天的接觸實在讓我覺得沒興趣,還有點之前的壓抑感。

更清晰地意識到我其實很挑剔,和無感的異性接觸實在耗能量。

我挺想談場戀愛的,想有一個人在身邊。現在看來那個人必需是我喜歡的人,不然我只覺得厭倦和疲憊。所以以后也許真的要接受得承受一段時間的孤獨的事實。

又想起學長,實在佩服他的自律,他的不愿將就是最負責任的態度。他這一點是我在這學期試著"談了"一周戀愛以后認識到的,并且隨著和男生的接觸增多而越發佩服。

我不需要認識那么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