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發自簡書App

當一個人知道一件事后,他就無法想象自己是不知道這件事的


作者:徐三石


鏈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7635606/answer/160366549來源:知乎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注明出處。想象一下這樣一個場景:你和你的朋友參加一個答題節目,你們已經幸運地闖到了最后一關。最后一關的題目是這樣的:你和朋友需要分工協作,一個人聽歌并描述,另一個人來回答。描述的方式不是說話或表演,而是用手指來敲出節奏。你是那個聽歌的人,節目放的歌都是咱們耳熟能詳的那些,比如《最炫民族風》、《青春修煉手冊》……你一邊聽著耳機里傳出的歌聲,一邊配合歌曲的節奏用手指敲擊桌子。你的朋友站在你的對面,一副一臉懵逼的樣子,看上去他完全不知道你在敲什么東西。你覺得很困惑,心里不免想著:這么火的歌,難道這個二貨沒聽過?我已經敲得很好了啊。接下來的每一首歌,你都覺得自己敲得很好,可你的朋友仍舊猜不出你敲的是什么歌。最后,時間到了,你們一首歌都沒猜對,大獎就這樣與你們擦身而過。你當然很不爽,你質問你的朋友在搞什么飛機。而他則滿臉無辜地回答你,敲成那樣根本聽不出來是什么歌啊。2在這個例子中,你和你的朋友都沒有錯,錯的是信息的不對等。你一邊聽著歌一邊敲,自然覺得與歌的節奏很吻合。但你的朋友就不一樣了,他壓根不知道節目組會選哪些歌作為測試題,因此他面對的其實是一個浩瀚的歌庫。更要命的是,除了你的手指聲音之外,他什么都聽不見。你們的不對等之處就在這里:你能聽到歌,而他聽不到。你由于能夠聽到歌,并且明確知道是哪首歌,因此你完全不能理解:一個人在只能聽到手指敲擊聲的情況下,要猜對一首歌是多么的困難。這種情況,就是《黏性》這本書所提出的“知識的詛咒”概念:當一個人知道一件事后,他就無法想象自己是不知道這件事的。這里的“知識”倒不一定是真正的“知識”,也可以是信息、消息、情報等等。舉個最常見的例子:當一部根據小說或漫畫改編的電影上映時,看過原著的人,總是會比那些直接看電影的人,對片子更挑剔一些。就像我看了國內版的電影《嫌疑人X的獻身》,由于我讀過原作,因此任何懸疑與推理的地方對我而言都毫無新意,并且除了男主角的演技之外,其他人的演繹水平實在是不敢恭維……而像我女朋友這類沒看過原作,直接看電影的人,普遍都覺得電影的質量還不錯。也因此,這類電影只要一上映,原著黨就會和電影黨發生爭吵。雙方都覺得對方不可理喻,而造成他們分歧的根本原因就在于雙方信息的不對等。原著黨知道原著的內容,并且喜歡原著的內容,因此當電影的改編破壞了他們心中的經典時,他們會很不爽。而那些通過看電影才第一次了解故事的人,根本就看不出只有原著黨才能看出的問題,因此他們會顯得更寬容一點。3越低等的生物,對死亡的敏感度就越差,面對死亡時的恐懼也就越小。人類總是希望自己也能像低等生物一樣,坦然地去面對死亡。然而,這是一件不可能辦到的事。因為你得到了智慧,得到了思索一切的能力,你就沒辦法再退化到缺乏智慧、對死亡不敏感的地步。要知道,只有人能去思考是當一個痛苦的哲學家好, 還是當一頭快樂的豬好。而豬是想不到這個問題的,因為它的智力還不夠,它壓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哲學家。情侶之間的吵架,上級與下級之間的矛盾,父母與子女之間的互相不理解,很多時候都來自于“知識的詛咒”。路上吵架的小情侶,吵架的原因通常都很簡單,比如女生想喝一杯奶茶,但她沒有明說,而男生就想不到要給女生買。女生生氣的原因是:你這個做男朋友的根本就不懂我的心思,居然完全沒發現我想喝奶茶,這說明你對我不夠重視。男生生氣的原因是:你什么都沒說,我怎么能知道你想喝奶茶呢?你想喝奶茶的話,為什么不說呢?不說,又為什么要生氣呢?女生“想喝奶茶”的信息是她獨有的,她卻認為男生也享有這個信息,這就是典型的信息不對等。在我們的生活中,“知識的詛咒”到處都可見,當你的老板對你大發雷霆的時候,他顯然忘了你沒有他的地位、經驗與閱歷。有些時候,不是別人的做法不可思議,而是我們總是難以想到,別人并沒有像我們一樣掌握著獨享的信息。這有點像《了不起的蓋茨比》中那句著名的話:“每逢你想要批評任何人的時候,你就記住,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并不是個個都有過你擁有的那些優越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