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典籍
資治通鑒
  1. 七日志
  2. 古詩文
  3. 古文典籍
  4. 資治通鑒專題
資治通鑒專題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十三卷

    漢紀五 高皇后元年(甲寅、前187)漢紀五 漢高后元年(甲寅,公元前187年)[1]冬,太后議欲立諸呂為王,問右丞相陵,陵曰:“高帝刑白馬盟曰:‘非劉氏而王,天下共擊之。’今王呂氏,非約也。”太后不說,問左丞相平、太尉勃,對曰:“高帝定天下,王子弟;今太后稱制,王諸呂,無所不可。”太后喜。罷朝。王陵讓陳平、絳侯曰:“始與高帝喋血盟,諸君不在邪!今高帝崩,太后女主,欲王呂氏;諸君縱欲阿意背約,何面目見高帝于地下乎?”陳平、絳侯曰:“于今,面折廷爭,臣不如君;全社稷,定劉氏之后,君亦不如臣。”陵無以應之。十一月,甲子,太后以王陵為帝太傅,實奪之相權;陵遂病免歸。[1]冬季,高太后呂雉在朝議時,提出準備冊封幾位呂氏外戚為諸侯王,征詢右丞相王陵的意見,王陵回答說:“高帝曾與群臣殺白馬飲血盟誓:‘假若有不是劉姓的人稱王,天下臣民共同消滅他。’現在分封呂氏為王,不符合白馬之盟所約。”太后很不高興,又問左丞相陳平、太尉周勃,二人回答說:“高帝統一天下,分封劉氏子弟為王;現在太后臨朝管理國家,分封幾位呂氏為王,沒有什么不可以的。”太后聽了很高興。朝議結束后,王陵責備陳平、周勃說:“當初與高皇帝飲血盟誓時,你們二位不...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二百零二卷

    唐紀十八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中之下咸亨二年(辛未、671)唐紀十八唐高宗咸亨二年(辛未,公元671年)[1]春,正月,甲子,上幸東都。[1]春季,正月,甲子(二十六日),唐高宗來到東都洛陽。[2]夏,四月,甲申,以西突厥阿史那都支為左驍衛大將軍兼匐延都督,以安集五咄陸之眾。[2]夏季,四月,甲申(十八日),唐朝任命西突厥阿史那都支為左驍衛大將軍兼匐延都督,以安撫五咄陸的部眾。[3]初,武元慶等既死,皇后奏以其姊子賀蘭敏之為士之嗣,襲爵周公,改姓武氏,累遷弘文館學士、左散騎常侍。魏國夫人之死也,上見敏之,悲泣曰:“吾出視朝猶無恙,退朝已不救,何蒼猝如此!”敏之號哭不對。后聞之,曰:“此兒疑我。”由是惡之。敏之貌美,蒸于太原王妃;及居妃喪,釋哀,奏妓。司衛少卿楊思儉女,有殊色,上及后自選以為太子妃,婚有日矣,敏之逼而淫之。后于是表言敏之前后罪惡,請加竄逐。六月,丙子,敕流雷州,復其本姓。至韶州,以馬韁絞死。朝士坐與敏之交游,流嶺南者甚眾。[3]當初,皇后武則天的哥哥武元慶等已死,皇后便上奏唐高宗,以她姐姐的兒子賀蘭敏之作為她父親武士的嗣子,承襲周國公爵位,改姓武氏。武敏之連續升官,此時任弘文館學士、左散騎常侍。...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一百二十三卷

    宋紀五 太祖文皇帝中之上元嘉十三年(丙子、436)宋紀五 宋文帝元嘉十三年(丙子,公元436年)[1]春,正月,癸丑朔,上有疾,不朝會。[1]春季,正月,癸丑朔(初一),劉宋文帝患病,不舉行朝會。[2]甲寅,魏主還宮。[2]甲寅(初二),北魏國主拓跋燾回宮。[3]二月,戊子,燕王遣使入貢于魏,請送侍子。魏主不許,將舉兵討之;壬辰,遣使者十余輩詣東方高麗等諸國告諭之。[3]二月,戊子(初六),北燕王馮弘派使臣向北魏進貢,請求允許立即送太子馮王仁充當人質。拓跋燾拒絕,并準備興兵討伐北燕。壬辰(初十),北魏派出使節十余人,分別前往東方高句麗等國,告訴北魏將對北燕采取軍事行動。[4]司空、江州刺史、永公檀道濟,立功前朝,威名甚重,左右腹心并經百戰,諸子又有才氣,朝廷疑畏之。帝久疾不愈,劉湛說司徒義康,以為“宮車一日晏駕,道濟不復可制。”會帝疾篤,義康言于帝,召道濟入朝。其妻向氏謂道濟曰:“高世之勛,自古所忌。今無事相召,禍其至矣。”既至,留之累月。帝稍間,將遣還,已下渚。未發;會帝疾動,義康矯詔召道濟入祖道,因執之。三月,己未,下詔稱:“道濟潛散金貨,招誘剽猾,因朕寢疾,規肆禍心。”收付廷尉,并其子給事黃門侍郎植等十一人誅...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一百八十三卷

    隋紀七 煬皇帝下大業十二年(丙子、616)隋紀七 隋煬帝大業十二年(丙子,公元616年)[1]春,正月,朝集使不至者二十余郡,始議分遣使者十二道發兵討捕盜賊。[1]春季,正月,元旦大朝會,各地朝集使未到的有二十余郡。朝廷中開始商議分別派遣使者到十二道發兵討捕盜賊。[2]詔毗陵通守路道德集十郡兵數萬人,于郡東南起營苑,周圍十二里,內為十六離宮,大抵仿東都西苑之制,而奇麗過之。又欲筑營于會稽,會亂,不果成。[2]煬帝下詔命毗陵通守路道德匯集十郡之兵幾萬人,在毗陵郡城東南營建宮苑,方圓十二里;苑內有十六所離宮,大都模仿東都西苑的規制,但在新穎華麗方面還要超過西苑。煬帝還打算在會稽建造宮苑,正逢各地造反,未能建成。[3]三月,上巳,帝與群臣飲于西苑水上,命學士杜寶撰《水飾圖經》,采古水事二,使朝散大夫黃袞以木為之,間以妓航、酒船,人物自動如生,鐘磬箏瑟,能成音曲。[3]三月,上巳節,煬帝與群臣在西苑水上宴飲。他命令學士杜寶撰寫《水飾圖經》,收集古代七十二個關于水的故事;讓朝散大夫黃袞依故事用木頭制成,間雜著樂妓的船只、酒船, 木制的人物能動,栩栩如生,鐘磬箏瑟,都能發出音樂曲調。[4]己丑,張金稱陷平恩,一朝殺男女萬余口;...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一百九十六卷

    唐紀十二太宗文武大圣大廣孝皇帝中之中貞觀十五年(辛丑、641)唐紀十二唐太宗貞觀十五年(辛丑,公元641年)[1]春,正月,甲戌,以吐蕃祿東贊為右衛大將軍。上嘉祿東贊善應對,以瑯邪公主外孫段氏妻之;辭曰:“臣國中自有婦,父母所聘,不可棄也。且贊普未得謁公主,陪臣何敢先娶!”上益賢之,然欲撫以厚恩,竟不從其志。[1]春季,正月,甲戌(十二日),唐朝廷任命吐蕃祿東贊為右衛大將軍。太宗嘉許祿東贊善于應對,欲將瑯邪公主的外孫女段氏嫁給他為妻,祿東贊推辭說:“臣在本國中自有妻子,是父母為我聘娶的,不能夠拋棄。而且我們的贊普首領還未曾迎娶公主,陪臣我怎么敢先娶呢?”太宗更加贊賞他,然而想要以厚禮隆恩加以撫慰,他最后還是沒有從命。丁丑,命禮部尚書江夏王道宗持節送文成公主于吐蕃。贊普大喜,見道宗,盡子婿禮,慕中國衣服、儀衛之美,為公主別筑城郭宮室而處之,自服紈綺以見公主。其國人皆以赭涂面,公主惡之,贊普下令禁之;亦漸革其猜暴之性,遣子弟入國學,受《詩》、《書》。丁丑(十五日),太宗令禮部尚書、江夏王李道宗持旌節護送文成公主到吐蕃。吐蕃贊普非常高興,見到李道宗,完全按婿禮行事,羨慕唐朝的服裝和儀仗之美,將公主安置在...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二百二十二卷

    唐紀三十八 肅宗文明武德大圣大宣孝皇帝下之下上元二年(辛丑、761)唐紀三十八 唐肅宗上元二年(辛丑,公元761年)[1]春,正月,癸卯,史思明改元應天。[1]春季,正月癸卯(十七日)史思明改年號為應天。[2]張景超引兵攻杭州,敗李藏用將李強于石夷門。孫待封自武康南出,將會景超攻杭州,溫晁據險擊敗之;待封脫身奔烏程,李可封以常州降。丁未,田神功使特進楊惠元等將千五百人西擊王。辛亥夜,神功先遣特進范知新等將四千人自白沙濟,西趣下蜀;鄧景山將千人自海陵濟,東趣常州;神功與邢延恩將三千人軍于瓜洲,壬子,濟江。展將步騎萬余陳于蒜山;神功以舟載兵趣金山,會大風,五舟飄抵金山下,展屠其二舟,沈其三舟,神功不得渡,還軍瓜洲。而范知新等兵已至下蜀,展擊之,不勝。弟殷勸展引兵逃入海,可延歲月,展曰:“若事不濟,何用多殺人父子乎!死,早晚等耳!”遂更率眾力戰。將軍賈隱林射展,中目而仆,遂斬之。劉殷、許嶧等皆死。隱林,滑州人也。楊惠元等擊破王于淮南,引兵東走,至常熟,乃降。孫待封詣李藏用降。張景超聚兵至七千余人,聞展死,悉以兵授張法雷,使攻杭州,景超逃入海。法雷至杭州,李藏用擊破之,余黨皆平。平盧軍大掠十余日。安、史之亂,亂...

  • [范文][柏楊白話版資治通鑒]柏楊白話版資治通鑒

    篇一 : 柏楊白話版資治通鑒人物簡介柏楊原名郭衣洞,滿族,筆名柏楊。1920年生于河南省開封市。東北大學畢業后,曾任東北《青年日報》社社長、沈陽遼東學院教師。去臺后,曾在反共救國團任職,后在成功中學、省立成功大學、國立藝專等地從事教育工作。柏楊一生著述豐厚,《柏楊版資治通鑒》在臺灣被譽為最有價值和最暢銷的一部書,《中國人史綱》被列為對社會影響力最大的十部書之一,其中《丑陋的中國人》在當代華人世界中流傳最為廣泛。2008年4月29日清晨1時12分,柏楊呼吸衰竭過世。人物生平柏楊先生自稱出生在1920年前后,其爸爸時為通許縣縣長,柏楊當出生在當時的縣政府衙門寓所。不知道出生日期,最終被認可的生日是3月7日,以紀念1968年被捕入獄的日子。一生念過很多個學校,但從沒有拿到過一張文憑,為上大學數次使用假學歷證件,曾被教育部“永遠開除學籍”。歷史學家唐德剛有這樣一句話:“柏楊的生平,在他呱呱墜地之日始,便構成傳統中國社會里一宗標準化的形象——他是受‘晚娘’虐待的1個小孤兒。”1949年,到臺灣。1953年,發表平生第一篇文章。1960年,開始以“柏楊”之名寫作雜文專欄。1968年,因“大力水手”事件,被判處死刑,后改判為有期徒刑12年,后又...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二百三十一卷

    唐紀四十七德宗神武圣文皇帝六興元元年(甲子、784)唐紀四十七唐德宗興元元年(甲子,公元784年)[1]五月,鹽鐵判官萬年王紹以江、淮繒帛來至,上命先給將士,然后御衫。韓欲遣使獻綾羅四十擔詣行在,幕僚何士干請行;喜曰:“君能相為行,請今日過江。”士干許諾,歸別家,則家之薪米儲已羅門庭矣;登舟,則資裝器用已充舟中矣;下至廚籌,皆手筆記列,無不周備。每擔夫,與白金一版置腰間。又運米百艘以餉李晟,自負米置舟中,將佐爭舉之,須臾而畢。艘置五弩手以為防援,有寇則叩舷相警,五百弩已矣。比至渭橋,盜不敢近。時關中兵荒,米斗直錢五百;及米至,減五之四。為人強力嚴毅,自奉儉素,夫人常衣絹裙,破,然后易。[1]五月,鹽鐵判官萬年人氏王紹帶著江淮地區的絲帛來到行在,德宗命令先供給將士,然后自己才穿上單衣。韓打算派遣使者進獻綾羅四十擔,送到行在去,幕僚何士干請求前往。韓高興地說:“你若能夠替我去,請在今天就渡過長江。”何士干答應了。當何士干回去告別家人時,韓已經讓人將家中需用的柴米儲備羅列在門口和庭院了。何士干登船時,韓已經讓人把所需物資裝備與用具在船中裝滿了。下至清除大便的拭穢之具,韓都親手逐項記錄,無不周全詳備。每個...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二卷

    周紀二 顯王元年(癸丑、前368)周紀二 周顯王元年(癸丑,公元前368年)[1]齊伐魏,取觀津。[1]齊國攻打魏國,奪取觀津。[2]趙侵齊,取長城。[2]趙國入侵齊國,占領長城。三年(乙卯、前366)三年(乙卯,公元前366年)[1]魏、韓會于宅陽。[1]魏國、韓國在宅陽舉行會議。[2]秦敗魏師、韓師于洛陽。[2]秦國在洛陽擊敗魏國和韓國軍隊。四年(丙辰、前365)B>四年(丙辰,公元前365年)[1]魏伐宋。[1]魏國攻打宋國。五年(丁巳、前364)五年(丁巳,公元前364年)[1]秦獻公敗三晉之師于石門,斬首六萬。王賜以黼黻之服。[1]秦獻公在石門大敗韓、趙、魏三國聯軍,斬首六萬人。周王特地頒賞他繡有黑、白、青花紋的服飾。七年(己未、前362)七年(己未,公元前362年)[1]魏敗韓師、趙師于澮。[1]魏國在澮地擊敗韓國和趙國軍隊。[2]秦、魏戰于少梁,魏師敗績;獲魏公孫痤。[2]秦國、魏國在少梁激戰,魏國軍隊大敗而逃,公孫痤被俘。[3]衛聲公薨,子成侯速立。[3]衛國衛聲公去世,其子衛速即位為衛成侯。[4]燕桓公薨,子文公立。[4]燕國燕桓公去世,其子即位為燕文公。[5]秦獻公薨,子孝公立,孝公生二十一年矣。是時河、山以東強國六,淮、泗之間小國十馀,楚、魏與秦接界。魏筑長...

  • [古文典籍]資治通鑒第二十六卷

    漢紀十八 中宗孝宣皇帝中神爵元年(庚申、前61)漢紀十八 漢宣帝神爵元年(庚申,公元前61年)[1]春,正月,上始行幸甘泉,郊泰;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上頗修武帝故事,謹齋祀之禮,以方士言增置神祠;聞益州有金馬、碧雞之神,可醮祭而致,于是遣諫大夫蜀郡王褒使持節而求之。[1]春季,正月,漢宣帝第一次前往甘泉宮,在泰祭祀天神。三月,前往河東郡,祭祀后土神。漢宣帝頗仿照武帝舊例,小心謹慎地遵守齋戒祭祀之禮,又采納方士的意見增修神祠。漢宣帝聽說益州有金馬神和碧雞神,可以通過祭禮請到,于是派諫大夫蜀郡人王褒攜帶皇帝符節前去尋找。初,上聞褒有俊才,召見,使為《圣主得賢臣頌》。其辭曰:“夫賢者,國家之器用也。所任賢,則趨舍省而功施普;器用利,則用力少而就效眾。故工人之用鈍器也,勞筋苦骨,終日;及至巧冶鑄干將,使離婁督繩,公輸削墨,雖崇臺五層、延袤百丈而不溷者,工用相得也。庸人之御駑馬,亦傷吻、敝策而不進于行;及至駕嚙膝、驂乘旦,王良執靶,韓哀附輿,周流八極,萬里一息,何其遼哉?人馬相得也。故服之涼者,不苦盛暑之郁燠;襲貂狐之暖者,不憂至寒之凄愴。何則?有其具者易其備。賢人、君子,亦圣王之所以易海內也。昔周公躬...

搜索古詩文
波叔一波中特2019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