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身邊有不少愛看小說的小伙伴都在找一本主角名叫楚洛寒、龍梟的小說,其實這本小說就是《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嬌妻羞羞,總裁你好污愛你上癮:前夫溫柔點》小說的作者叫湯圓兒,下面小編整理了楚洛寒與龍梟全文免費在線閱讀入口,幫助網友們解決楚洛寒與龍梟最新章節免費在線閱讀,楚洛寒與龍梟大結局免費閱讀等問題。

龍梟楚洛寒全文免費閱讀_龍梟楚洛寒最新章節_誘妻入懷:前夫請溫

王牌內科醫生楚洛寒,結婚已有三年。卻無人知道,她的丈夫就是京都第一豪門龍家大少——人人聞風喪膽的梟爺。守了三年活寡,眼睜睜看著他和小三兒的恩愛照片橫掃熒屏,她笑了,“龍梟,咱們離婚。”曾經,他連正眼都不屑看她,但,“呵!離婚?女人,你當我龍梟是什么?”她刷刷簽字,扔出婚戒,“唔?一個被我使用過的工具罷了!”

第1章 讓人聞風喪膽的男人

第2章 呦,小三兒上門了

第3章 梟爺失控,野蠻占有

第4章 不敢臟了梟爺的眼

第5章 吵架?很新鮮的體驗

第6章 見面禮,他喜歡

第7章 梟爺的東西,終身制

第8章 我要你,求我!

第9章 睡一覺,脾氣睡大了

第10章 他是荷爾蒙,他是多巴胺

第11章 想要面子?沒有

第12章 不是帥氣,是真帥

第13章 嘴角的傷,很妖嬈

第14章 深夜,別墅獨處

第15章 智商不夠數,不配她出手

第16章 他在背后,她不知

第17章 一分鐘內滾出去

第18章 沖這里打,用力打

第19章 想進門啊,做夢呢

第20章 你在逼我犯罪

《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第一章:第1章 讓人聞風喪膽的男人

“疼嗎?”

“不……”

“這樣呢?”

“也不……”

“這樣呢?”

“啊——疼!”

急診室里傳來一個男人鬼哭狼嚎的聲音,接著便是一道平靜、甚至有些清冷的女聲。

“急性闌尾炎,馬上安排手術。”

診斷完畢,護士將呻吟著的病人帶了出去,楚洛寒摘下手上的醫用手套,面無表情的丟進垃圾桶,然后開始行云流水般寫病歷單。

剛把單子寫好,便聽到門外傳來幾個護士刻意壓低的議論聲。

“楚醫生不愧是咱們內科最好的大夫啊,剛才的手法真是名不虛傳。”

“是啊,不過可惜了,楚醫生什么都好,就是運氣不好,到現在都還沒結婚。”

“倒也是呢,楚醫生這么厲害的女人,誰敢要啊?”

議論聲漸漸遠去,楚洛寒下意識的將手伸到了雪白大褂的口袋里,指尖碰到了那枚價值不菲的婚戒。

運氣不好?

到現在都沒結婚?

沒人敢要?

這樣刺耳的字眼兒,可真是令人不舒服,不過,對已婚三年的楚洛寒來說,類似的議論她早已經免疫了。

只是想來諷刺,結婚三年,她和那位名譽上的丈夫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說是夫妻,卻比路人甲還要陌生。

呵呵,那是有多嫌棄?

楚洛寒止住了思緒,伸手拿出夾板,準備查房。

醫院充斥著消毒水味道的走廊,精致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均勻的清脆聲響,楚洛寒白大褂的一角隨著走路的步伐而輕輕擺動,簡單的工作服被她穿出了別樣的氣質。

腳步剛剛走到轉角——

“剛才我看到咱們院長急匆匆跑去急診室了,好像有什么重要的病人,天哪,什么樣的病人能請得動院長親自過去?”

“這個誰知道,京都大官兒多,有錢人也多,人吃五谷沒有不生病的。”

“可是,你想想,能讓院長親自去的,又有幾個?”

幾個人低聲嘀咕,很顯然,沒有。

楚洛寒嘴角扯開一抹有些嘲弄的弧度,沒有波瀾的眸子依然平視前方,腳步聲由遠及近,正在議論的護士便識趣的閉嘴了。

三五個護士不約而同的貼墻站立,齊刷刷的低頭問好。

“楚醫生……”

“楚醫生好……”

護士們的問候聲也沒讓楚洛寒放慢腳步,慣常冷肅的氣場,就是她的標簽,雖然只是普通醫生,卻因為這冷靜、肅然又清高的氣質,為她換來了眾人的側目。

楚洛寒只是象征性的點點頭,一手拿著夾板,一手插在白大褂口袋里,修長的雙腿邁向病房……

查完房,楚洛寒走到衛生間,站在盥洗池前,將夾板放在木架上,附身開始洗手。

“楚醫生,臉色怎么這么差?沒休息好嗎?”同科室的蘇美琪關切的問了問。

臉色差嗎?

“大概是最近有點累吧。”楚洛寒隨口答了一句。

“女人還是要多愛自己一點,雖然你沒有男人……呵呵,我意思是,你雖然是單身貴族,但身體是本錢。”

又是這個惱人的話題,楚洛寒不語,蘇美琪自知失言,便抽身離開了。

望著鏡子里面小巧緊致的鵝蛋臉,楚洛寒不由暗忖,難道真的被護士們的議論影響到情緒了?

涼水順著手背流淌,帶著絲絲冷意,因這有些刺激的涼,鏡子中的女人眉心緊緊一皺。

或者說,心輕輕一抽。

該死的,她怎么會突然想到他?

明明早就在那件事發生過之后告誡過自己,這個男人,她今生今世都不會再愛!

即使曾經刻骨銘心!

即使曾經愛到瘋狂!

手,再次碰到戒指的指環,這枚隨身攜帶的移動“金庫”是為了應付不時之需,畢竟,那個男人如果突然要求見面,她手指光裸著總不合適。

“楚醫生!原來你在這里!快,跟我來!院長需要助手,指名讓你過去呢!”

護士聲音急促,額頭上還冒著汗,看起來情況很緊急。

“好!”楚洛寒冷靜的應了一聲,拿起夾板疾步快跑過去。

急診室氣氛緊張,空氣中都是被一股惶恐凝結的味道,楚洛寒心道,究竟是怎樣厲害的角色,居然能讓鼎鼎有名的院長也緊張至此。

楚洛寒走到病床前,大腦“轟隆”一聲炸響,渾身上下的關節像是被強力膠水黏住一般無法動彈,驀然瞪大的眼睛盯著床上臉色蒼白卻英氣逼人的男子,心,一陣戰栗!

床上劍眉深鎖的男人健康的小麥色膚色溢出細密的汗水,矍鑠的眸子釋放出比隆冬白雪還要冰冷的寒光,翹挺昂然的鼻翼下,薄如刀鋒的唇抿成了一道線,雖不發一言,卻讓人不敢近身。

怎么會……是他!

“愣著干什么!病人胃出血,馬上準備治療!”

院長一聲斷喝,楚洛寒一個激靈回過神來,讓院長勞師動眾的當然不是什么重大病情,而是眼前舉足輕重的病人。

他……當之無愧是值得院長親自操刀的人物。

他是何人?

京都跺跺腳就能讓股市抖三抖的龍氏總裁——龍梟。

憑借龐大的龍氏資產穩坐富豪榜,旗下不光有占據一條街的娛樂城,更有幾十個房產、珠寶、傳媒、服裝、電子等子公司,他的身價有多少?估計他自己都不知道。

最重要的一點,他就是楚洛寒結婚三年卻不被外人所知的——丈夫。

記憶中從不生病的龍梟此刻被疼痛折磨的額頭青筋暴起,深不可測的眼睛轉向一側,剎那間,鷹隼直直刺向了楚洛寒,毫無溫度的犀利瞳孔,明顯的不悅。

都病成這樣了,還不忘用眼神威嚇她?

呵呵!她還真是有本事!

胃出血并非要命的病,院長又是資深專家,很快龍梟就脫離了危險。

楚洛寒魂不守舍的走出急救室,垂頭坐在長椅上,一顆心撲通撲通亂了節奏。

她以為,她可以心如止水的;

她以為,她可以毫不在乎的;

她以為,她對他已經沒有感覺了,

誰知,他一個飲酒過度胃出血,她就全亂了,他冷漠疏遠的眼神,還是讓她心寒了。

扯下手套,楚洛寒摸出戒指,全球僅此一枚的高端定制南非鉆石,當初套在她無名指上時多么燦爛奪目,只是男人附身說的話,還有奢華無匹的海灣婚禮,到頭來不過是為了完成一場游戲。

呵——

心里的劇痛如同刀割,但再大的痛也抵不過三年前那一次了,所以,楚洛寒把戒指塞回去,收拾起凌亂的思緒,扶著膝蓋站了起來。

回到值班室,楚洛寒抽出病例審閱,不記得忙了多久,辦公室門被叩響了。

來者,是院長。

楚洛寒忙起來,并不擅長縫領導就諂媚的她,對院長卻是由衷敬重的,于是自然的揚唇微笑,“院長,您怎么親自來了?”

院長人已中年,慈眉善目,眉眼一彎,笑出了幾道皺眉,“小楚啊,剛才辛苦你了。”

心里略驚,這不是分內事嗎?

不等楚洛寒再說話,院長繼續道:“接下來,恐怕還要繼續辛苦你幾天。”

院長所謂的辛苦幾天,竟是讓她做龍梟的專職醫生,全程陪護,不得有任何閃失。

不知情的院長只是覺得楚洛寒醫術高超,而且她年輕貌美,“伺候”這位難惹的大老板正合適。

她卻如臨大敵,心如注鉛。

高跟鞋遲緩的踩在地板上,楚洛寒一次次咬唇。

進去了說什么?

假裝不認識?

還是以妻子身份?

豈料,楚洛寒腳步剛踏出電梯口,眼前黑壓壓的人影就擋住了她的視線。

醫院走廊擠滿了手持話筒和攝影機的記者!

“莫小姐,之前就傳聞您是龍少的緋聞女友,現在您親自照顧龍少,是不是在宣布兩人正式交往呢?”

“莫小姐,您和龍少一直都是媒體公認的天造地設的一對兒,現在公開關系是以結婚為目的要交往了吧?”

“請問莫小姐,您現在是炙手可熱的一線明星,是否愿意為龍少退居幕后做豪門太太呢?”

楚洛寒腳底生根,還沒來得及走過去,白大褂罩著的身軀緊緊的一繃。

“如果我和梟哥日后成婚,我當然愿意放下所有的工作全心全意陪在他身邊,照顧他,關心他,做一個稱職的好太太。”

莫如菲的聲音柔軟如糖,膩的發酸。

衣著性感的女人,燙染的栗色波浪長發垂在背上,后背裸露的大片潔白肌膚與發絲相得益彰,似雪的手臂,嫵媚的紅唇,拼出一個她再熟悉不過的名字!

莫如菲!

莫氏集團千金小姐,同時也是時下最炙手可熱的一線明星,她的臉貼滿了公交車封面、電子屏幕,是國民宅男女神。

“哇!莫小姐你真是個好女人,兩位近期有結婚的打算嗎?”

“莫小姐事業如日中心居然愿意為梟爺息影,真讓人感動……”

……

呵!

如果不是她事先認識她,也一定會覺得這個嬌俏美艷的女人賞心悅目,但現在,她只能給出一個評價——滿腹心機的綠茶婊!

問答還在繼續,不經意間,莫如菲瞥見了人潮后的那抹白色,驕傲的唇線抹開得意,溫柔的笑道:“近期還沒有結婚打算,等我們結婚,一定會告訴大家的。”

楚洛寒摸到口袋里的手機,別過頭,“保安部嗎?馬上到VIP病房,有人擾亂秩序。”

放下電話,楚洛寒輕輕揚眉,莫如菲,即便我在龍梟面前一敗涂地,也絕對不允許你蹬鼻子上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