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愛情能你通過一個人看到整個世界,壞的愛情讓你為了一個人舍棄世界,你愿意放棄整個世界以后,回過頭來發現其實連他也看不到嗎?我們已經背負了太多的重擔,曾經擁有的,不要忘記。不能得到的,學會放棄。屬于自己的,努力爭取。已經失去的,留作回憶。

@他對她說一起去看電影,她說好。他又對她說:明天我的女朋友也一起來。[她覺得心有點隱隱作痛,但還是笑著說好。第二天,她只見到他自己一個人前來。于是便問:你女朋友呢?他溫柔的摸摸她的頭,笑著對她說:就在我面前啊。

@我想嫁給一個視我如寶貝的男人。 他會寬容我的小毛病,體貼我的不周到,他能照顧我,他能溺愛我,仿佛我是他的小寵物。

他能趕走我偶爾冒出來的壞情緒,他能抱著我睡覺,給我做枕頭。 讓我永遠有安全感。

@曖昧是,比好朋友親一點,但比戀人遠一點;曖昧是,你會常在qq等他,當他幾天不在,你就會有些擔心;曖昧是,你會不時去看他的微博有沒有更新,而且會留意字里行間,他對你有沒有暗示;曖昧是,有感覺,然而,這種感覺不足以叫你們切切實實地發展一段正式的關系。我們曖昧,我們卻不屬于對方。

@很多時候,我恨不得把有關他的一切都毀掉,日記,課本,信,還有日志評論和說說。我就是不想讓這些東西觸痛我的回憶,我就是不想承認我還有多留戀,我就是不想面對自己說過的話。可是,那些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我始終沒辦法把它們風過水無痕一樣的抹去。說要忘記的人,其實從來都不曾真正忘記。

@你愛我的話,我的任性你會視作可愛;你愛我的話,我的無理取鬧你會視作撒嬌;你愛我的話,我的霸道小氣你會視作在乎;你愛我的話,我的粘身你會視作甜蜜。但當激情轉為平淡,你會否覺得我的任性是在無理取鬧?會否覺得我的霸道小氣令你困擾?熱戀期的你對待我什么都可以,平淡期的你是否也能始終如一?

@吵架時女生喜歡嘴硬叫你走開,但你千萬不要真的走開。女生一氣之下就跑,你一定要追在她后面,要是沒看到背后有人她會很失望。她說無所謂并不是真的無所謂,其實是想要你在意她。女生有時候說分手,是因為不安,只能賭上最后的籌碼,所以你一定要要死皮賴臉去哄她,要讓她知道你還很愛她

@終于明白,原來太愛一個人,受傷的始終是自己。我只想問你:“傷害我你會心疼嗎?”

有一天,你若是能進到我的心里,你一定會落淚,因為那里都是你給的傷悲;有一天,若是我能進到你的心里,我也一定會落淚,因為里面都是你的無所謂。

老太太聽人說她在外地的老頭感情不專一立即寫信一封,信紙上只有一個“慫”字。沒幾天,她便收到老頭的回信,信上只寫了一個字“您”見到回信,李老太心頭一塊石頭落了地!原來這是兩封有趣的謎語信。去信“慫”的謎底是“您心上有兩個人嗎?”回信“您”的謎底是“我的心上只有你!”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放下了;原本以為;自己已經不在乎;原本以為,自己的傷已經愈合。可是為什么看著你和她從街邊走過,心里還會不可抑制地疼痛?原諒我還沒有忘記你,原諒我還沒有走出來。曾經這么愛的這座城,直到現在才明白,我竟卑微的活在這座城市,偷偷愛著你

有時候,我們故意裝著很冷漠,只是不想讓對方知道我們依戀著他。電話鈴聲響起,我們明知道是他打來,也故意在心里數十下才拿起電話筒。我不要他知道我一直坐在電話機旁邊等候。拿起電話筒,我們只是裝著很平淡的說:“你找我有事嗎?”

@他向她求婚時,只說了三個字:相信我;她為他生下第一個女兒的時候,他對她說:辛苦了;女兒出嫁異地那天,他摟著她的肩說:還有我;他收到她病危通知的那天,重復地對她說:我在這;她要走的那一刻,他親吻她的額頭輕聲說:你等我。這一生,他沒對她說過一次“我愛你”,但愛,從未離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