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秋石說:“你叫程千里,我叫林秋石,好了,我們現在互相認識,不再是陌生人了。”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他坐在床邊,突然間就明白了程一榭為什么要離開。因為這座別墅里,到處都是程千里生活過的痕跡,而這些痕跡,就如同一把鈍刀,在一刀刀的割著人的肉,卻看不見血。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那雙黑色的眼睛里是滿滿的哀愁,如同叢林寧靜的深湖。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我覺得沒什么辦法。”他道,“我這么好,你這么喜歡我也是正常的。” “是嗎。”林秋石說。 “是啊。”阮南燭抬頭看向窗外,語氣里多了幾分寂寥,“只是可惜天要亮了。” 天亮了,他們就得分開。 林秋石心想對啊,天要亮了,只是他卻依舊舍不得放開懷里的人,甚至想要這可怖的黑夜,繼續下去。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林秋實:“你喜歡白天嗎?” 阮南燭:“不喜歡。” 白天里有很多好的東西,但是,那里沒有你。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他終是躲不掉程千里這個劫。他要用盡一切法子,護住程千里的性命,看著他長大,娶妻,生子,兒孫滿堂,富貴榮華。 程一榭是聰明人,聰明人做起壞事來,自然也是得心應手。 很久之后,當他回憶起此時,卻發現當時的自己,原來是站在了命運的分叉口。 命運的一邊是地獄,另一邊,也是地獄。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阮南燭:“但如果你愿意,如果愿意——我可以護你一輩子,無論是你的一輩子,還是我的一輩子。”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他笨了一輩子,就聰明了這么一次。”他面容之上并無痛苦之色,但淚水卻不斷的從眼眶里涌出,好似自己已經無法控制。 “就聰明了這么一次。”程一榭把額頭抵在了程千里的額頭上。 程千里在他的眼里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而現在,他終于再也不用長大了。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林秋實:“你本來擁有更好的人生。” 阮南燭:“可是那里沒有你啊。 你到底懂不懂,沒有你的世界,都是假的!”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他說:“我不想想那么多,我就只想著現在。” 阮南燭和林秋石對視。 “現在我想和你在一起。”林秋石說的很認真,又帶著點小心的味道,“你還要躲著我嗎?” 阮南燭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他也不想逃了,于是他說:“不躲了。”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林秋石說:“你叫程千里,我叫林秋石,好了,我們現在互相認識,不再是陌生人了。”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他坐在床邊,突然間就明白了程一榭為什么要離開。因為這座別墅里,到處都是程千里生活過的痕跡,而這些痕跡,就如同一把鈍刀,在一刀刀的割著人的肉,卻看不見血。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那雙黑色的眼睛里是滿滿的哀愁,如同叢林寧靜的深湖。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我覺得沒什么辦法。”他道,“我這么好,你這么喜歡我也是正常的。” “是嗎。”林秋石說。 “是啊。”阮南燭抬頭看向窗外,語氣里多了幾分寂寥,“只是可惜天要亮了。” 天亮了,他們就得分開。 林秋石心想對啊,天要亮了,只是他卻依舊舍不得放開懷里的人,甚至想要這可怖的黑夜,繼續下去。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林秋實:“你喜歡白天嗎?” 阮南燭:“不喜歡。” 白天里有很多好的東西,但是,那里沒有你。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他終是躲不掉程千里這個劫。他要用盡一切法子,護住程千里的性命,看著他長大,娶妻,生子,兒孫滿堂,富貴榮華。 程一榭是聰明人,聰明人做起壞事來,自然也是得心應手。 很久之后,當他回憶起此時,卻發現當時的自己,原來是站在了命運的分叉口。 命運的一邊是地獄,另一邊,也是地獄。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阮南燭:“但如果你愿意,如果愿意——我可以護你一輩子,無論是你的一輩子,還是我的一輩子。”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他笨了一輩子,就聰明了這么一次。”他面容之上并無痛苦之色,但淚水卻不斷的從眼眶里涌出,好似自己已經無法控制。 “就聰明了這么一次。”程一榭把額頭抵在了程千里的額頭上。 程千里在他的眼里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而現在,他終于再也不用長大了。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林秋實:“你本來擁有更好的人生。” 阮南燭:“可是那里沒有你啊。 你到底懂不懂,沒有你的世界,都是假的!”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


他說:“我不想想那么多,我就只想著現在。” 阮南燭和林秋石對視。 “現在我想和你在一起。”林秋石說的很認真,又帶著點小心的味道,“你還要躲著我嗎?” 阮南燭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他也不想逃了,于是他說:“不躲了。”

——西子緒

《死亡萬花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