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德曾經說過,“比別人說你壞話更糟糕的事情,就是沒有人說你。”

《無目的美好生活》


好人也分兩類,一類是過日子型,一類是填空型。第一類的好人比較知足,找個好人一起過安穩日子,不求發展,只求安逸。第二類有點沒頭腦,專門找壞人,為自己的平淡填補色彩。我是覺得,現如今的好人一般都不是特別出色的,因為他們太乖了,而出色的人都好不到哪去,因為他們必須能折騰,折騰得越大法,成績就越顯赫。這個非常不公平的結果是我們文化上的問題,好人從小循規蹈矩,從來不做任何出格的事情,而真正要想做成一番事業的人總需要打破一些規矩,找出一條發展的道路來。

《無目的美好生活》


碰到這種問題你首先要決定你是什么樣的女人,最好重溫一下《紅樓夢》。如果你是個王熙鳳,就可以給那個要死要活的前任送兩瓶安眠藥去,要不再加上一根結實點的繩子,也許你的女朋友就會對你刮目相看。知道你狠得下心,以后再也不敢鬧“半夜雞叫”的事情了。如果你是薛寶釵,你就樂呵呵當著沒事,把那前任請回家來玩玩,認個姐姐;你現在這種憂慮的狀態好像是奔著林妹妹去了,忍辱負重,掃掃院子,埋埋花兒之類的。王熙鳳是跟那個女人作對,薛寶釵是讓這個男人為難,林黛玉純屬于跟自己過意不去,你看著辦吧。

《無目的美好生活》


我們投入友情是為了關系, 投入愛情是為了占有, 投入藝術是為了成名成家。

《無目的美好生活》


我們的虛偽在于我們真的特別希望看到活得比我們好的人活受罪


我倒是挺想號召大家沒有目的地深深投入一回。要知道,生活的樂趣都在過程里面,而目的只是在長長的過程之后一秒鐘的高潮。

《無目的美好生活》


簡約主義的罪惡有三條: 1.主人是多余的。 2.態度是冷漠的。 3.這是有錢的壞人玩的東西。

《無目的美好生活》


全世界的壞女人找男人嫁的時候也分兩個類型:一個是找錢型,還有一個是找愛型。第一個很容易理解,是在一夜間提高自己身價的好辦法,很功利,但是我們似乎已經司空見慣了,好像也沒什么可說的了。倒是第二種比較有意思。

《無目的美好生活》


全世界的壞男人在找老婆的時候基本上分成兩類:一類是找媽,一類是找抽。找媽的需要一個女人無條件地奉獻給他,不僅要給他的孩子當媽,還得給他當媽。這種男人小時候多少是被自己的母親慣壞了,為所欲為,所以需要一個女人為了他赴湯蹈火,像自己的母親一樣呵護他。有一個作家的家庭就是這樣的組合。這位男作家經常在外面有不軌行為,甚至這些事情都是在自己老婆眼皮底下發生的。比如有一次,他的情人公開和他的夫人對峙,說:“我已經在你家大搖大擺出出入入,你就把他讓給我吧。”

《無目的美好生活》


西游:出身不好,想成佛是有難度的;紅樓:出身不好,想嫁人是有難度的;水滸:出身不好,想當官是有難度的;三國:出身不好,想創業是有難度的。


總而言之,我們的投入都是有目的的。我們投入友情是為了關系,投入愛情是為了占有,投入藝術是為了成名成家。我們對回報的期望值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而一旦沒有得到,我們可以堅定的放棄。

《無目的美好生活》


第一,男孩淘氣是關鍵,不要乖,要有常人想不到的行為,比如可以寫作,像作家“滴吶”、“韓寒”等一樣;第二,就是長相要英俊,長得好看總能占便宜;第三,既然是男兒,就是還沒成熟的男人,不需要有成就,但是要聰明。


要知道,生活的樂趣都在過程里面,而目的只是在長長的過程之后一秒種的高潮。

《無目的美好生活》


一種男人是非常賤的,喜歡被女人折騰,甚至喜歡被女人打。有點像那首民歌里面唱的:“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每天她拿著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你是有這種傾向的男人,別的不說,能夠天天給這么“作”的女人打電話就是一種受虐的表現。所以你不累誰累!這都是你自找的,雖然你現在有點不想再當保姆,但是你的性格已經決定你不給她當奴隸就是給別人當奴隸,逃不掉的。我看你還是認命吧,最多換個更有錢的奴隸主,打完你以后可以給你買個多少克拉鉆的脖套把你漂亮地拴在身旁。

《無目的美好生活》


如果我想罵他們這兩個凹造型的八十后,就可以借用Gertrude Stein 罵海明威的話:“發表點意見不等于文學。”但是我也可以用蕭伯納的話維護他們一下“年輕人唯一能為老家伙們做的事情,就是刺激他們,讓他們不至于落伍。”

《無目的美好生活》


最近這段時間,我發現男朋友和他前任女友一直在密切聯系。記得有一次他回家,把電話放在我手里,已經夜里11點了,她打電話過來,我一開始沒接,她就一直打,我接了之后她卻不說話,后來我問我男朋友,他卻說是一個同學。昨天晚上,我終于在其他地方知道了她就是我猜想中的那個人,就是他的前任女友。之前,他是冒著那個女人要去自殺的風險,硬是跟她分手的。如果他們真的還存在這種曖昧關系,我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但又不希望這是真的。如果這個女人還在糾纏他,我該怎么辦?

《無目的美好生活》


馬可,她是不接受采訪的,她的名言是:你吃雞蛋非得見老母雞嗎?

《愛尚生活》


知識只有消化了以后才是營養,不然就是智商中的脂肪。


輕于鴻毛的優雅。

《死亡如此多情Ⅱ》


我對私人空間的要求是從談戀愛開始的,比較要命的是他媽和我媽在我倆沒出生的時候就不對付,所以我們倆多少得瞞著兩個媽媽偷偷談戀愛,弄得跟羅米歐和朱麗葉差不多。 我們最焦慮的是沒地方去,媽媽總是可以推門而入的,所以我們也不可能作任何偷雞摸狗的事情。


這天中午黨小明感覺不錯,幾個老鄉來找他,因為他們碰到了一點麻煩。二十五年前,小明還在扒廢銅線的時候,這幾個老鄉就已經發達了。如今,他們入股了一個金融項目,誰知道這個項目的老總有點來頭,七搞八搞把幾個老鄉都搞成小股東了,錢被徹底綁架了。老鄉覺得只有黨小明才能擺平這件事情,愿意低價把金融公司股份出讓給小明。

《張大小姐》


法國薩科奇總統個頭是拿破侖規模的,但是肢體動作有姚明的動靜。 他“一屁股坐在沙發里”,沙發向后退了將近一米。 他叫財務部長過來謝謝這些養著熱衷于法國奢侈品老婆的中國男人。 臨走前,他還特別囑咐大家:歡迎你們來法國,千萬別忘了帶信用卡。


張大小姐閉著眼睛琢磨,她對建筑很了解,裝修她的別墅時,包工頭偷工減料,也在手盆和馬桶下面安裝了不拐彎的管道,被張大小姐發現,及時糾正了。能夠把國外一絲不茍的工作精神和無微不至的工作態度帶回中國來,這是張大小姐非常驕傲的一件事情。她對她的雇員、包工頭、餐廳服務生說的口頭禪是:“這要是在美國……”至今,還沒有人還嘴,告訴她她在中國。大家都是轉身以后嘀咕道:“瞧你那德行。”

《張大小姐》


張燕記得很清晰,她和姜平的第一個吻是怎么發生的,就是那次在布萊恩·亞當斯的戶外音樂會上。那是紐約每年夏天的中央公園免費音樂會,全是年輕人,那首歌叫 I Do It for You(《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唱副歌的時候,所有人都跟著吼。張燕的頭巾就在那時被風刮走了,她去抓頭巾的那一刻,臉擦過姜平臉蛋子的時候,被姜平軟乎乎的大嘴唇給截了下來。那時候張燕既慌張又開心,她已經喜歡姜平,不知道姜平會不會喜歡她,她原來是想再約姜平去看個電影什么的,但愿姜平能主動跟她拉手,她根本沒想到姜平干脆抱著她就親,而且是在一個音樂會上——公共場所!但是她喜歡。 后來她總是想,這樣愛一個人,還可能有第二次嗎?

《張大小姐》


你學到的知識,只有消化了才是營養,不然就是脂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