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不斷地放下,然而痛心的是,我還沒來得及與你們好好告別。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Have taken place,why must be meaningful. 發生了就發生了,為什么一定要有意義。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I must say a word about fear. It is life’s only true opponent. Only fear can defeat life. 這里必須說說恐懼,它是生活惟一真正的對手,因為只有恐懼才能打敗生活。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If every unfolding we experience takes us further along in life,then,we are truly experiencing what life is offering. 如果我們在人生中體驗的每一次轉變都讓我們在生活中走得更遠,那么,我們就真正的體驗到了生活想讓我們體驗的東西。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not to despair. 最重要的是不要絕望。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When you understand life and self are not used to overcome but to get along! You will understand some things although not reasonable,but you must believe,they are strong,you must rely on! 當你明白,人生和自我都不是用來戰勝而是用來相處的!你就會明白有些東西雖然并不合理,但你必須相信,有些東西牢固到,你必須依靠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當你明白.人生和自我都不是用來戰勝而是用來相處的!你就會明白有些東西雖然并不合理,但你必須相信,它們很牢固,你必須依靠!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當你明白.人生和自我都不是用來戰勝而是用來相處的!你就會明白有些東西雖然并不合理,你必須依靠!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人生就是不斷的放下,但最遺憾的是,我們來不及好好告別!

——揚·馬特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Pi: “Religion is a house with many rooms。” Writer: “But no room for doubt?” Pi: “Oh yes! On every floor。” 派:“信仰就像一座房屋,可以有很多樓層、很多房間。” 作家:“那有懷疑的空間么?” 派:“當然,懷疑在每一層都占了幾間。”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人生也許就是不斷地放下,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都沒能好好地與他們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猜,人生到頭來就是不斷地放下,但遺憾的是,我們卻來不及好好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以為它會回頭,但它只是朝著森林深處望去,然后永遠消失了。也許父親說得對,它根本沒有把我當成朋友,但我非常確定,我在它眼中看到的,絕對不只是我自己目光投射的倒影。它就那么頭也不回的走了,但在我內心深處,它永遠與我同在。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死亡如此緊緊地跟隨著生命,并不是因為生理需要,而是因為嫉妒。生命太美了,死亡愛上了它,這是一種充滿嫉妒心和占有欲的愛,它緊緊抓住所能抓住的一切。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無論生活以怎樣的方式向你走來,你都必須接受它,盡可能地享受它。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Then Richard Parker,companion of my torment,awful,fierce thing that kept me alive,moved forward and disappeared forever from my life. 然后,那個讓我生存下來的理查德·帕克,那個讓我痛苦、使我害怕的兇狠的伙伴,徑直向前走沒有回頭,永遠消失在我的生命里。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Language is our last lifeline. 語言是我們最后的救命索。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事物應當恰當的結束,這在生活中很重要。只有在這時你才能放手。否則你的心就會裝滿應該說卻不曾說的話,你的心就會因悔恨而沉重。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Don't be deceived by these things and scenery,children,the society is very complicated. 別被這些事物和光景蒙騙了,孩子們,社會很復雜。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Suspected enormous effect,it makes the religion activity. 懷疑作用巨大,它使信仰永葆活力。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理智在找食物,找衣服,找遮蓋的時候很管用,理智是最好的工具箱。可是理智過了頭你就可能把宇宙跟洗澡水一起放掉。

——楊·馬泰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當你在生活中經歷了很多痛苦折磨之后,每一次新的痛苦都既令人無法忍受又讓人感到微不足道。我的生命就像歐洲藝術中使人想到死亡的繪畫:我身邊總有一只齜牙咧嘴的骷髏,提醒我人類的野心是多么愚蠢。我嘲笑這只骷髏。我看著它,說:“你找錯人了。也許你不相信生命,而我卻不相信死亡。走開!”骷髏竊笑一聲,靠得更近了。但這并不讓我感到驚訝。死亡如此緊緊地跟隨著生命,并不是因為生理需要,而是因為嫉妒。生命太美了,死亡愛上了它,這是一種充滿了嫉妒心和占有欲的愛,它緊緊抓住所能抓到的一切。但是生命輕盈地躍過死亡,只是失去了一兩樣不重要的東西。沮喪只是云朵飄過時投下的陰影,很快便消失了。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I lost my family. I lost everything. I surrender. What do you want? 我失去了家人,我失去了一切,我臣服,你還想要什么?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人生就是要學會不斷放下,但最令人痛心的還是沒有好好地告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絕望是沉沉的黑暗,光進不來也出不去。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At the same time letter of different religions is not what to teach letter. 同時信不同的宗教就等于什么教都沒信。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這里必須說說恐懼,它是生活惟一真正的對手,因為只有恐懼才能打敗生活。我非常清楚地知道,恐懼是狡黠危險的敵人,它不懂情理,無視法規,也毫不留情;它輕輕松松毫無差錯就能找到并攻擊你的軟肋。恐懼永遠都源自你的內心。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像個孩子一樣哭起來。不是因為我對自己歷盡磨難卻生存下來而感到激動,雖然我的確感到激動。也不是因為我的兄弟姐妹就在我面前,雖然這也令我非常感動。我哭是因為理查德·帕克如此隨便地離開了我。不能好好地告別是件多么可怕的事啊。我是一個相信形式、相信秩序和諧的人。只要可能,我們就應該賦予事物一個有意義的形式。……事物應當恰當地結束,這在生活中很重要。只有在這時你才能放手。否則你的心里就會裝滿應該說卻從不曾說的話,你的心就會因悔恨而沉重。那個沒有說出的再見直到今天都讓我傷心。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人生也許就是不斷的放下,然而令人心痛的是,我都沒能與他們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如果我們在人生中體驗的每一次轉變都讓我們在生活中走得更遠,那么,我們就真正的體驗到了生活想讓我們體驗的東西。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人生與自我都不是用來戰勝的,而是用來相處的。

——楊·馬泰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人生就是不斷的放下,但最遺憾的是,我們來不及好好告別!

《少年派》


這件事很難用語言表達。因為恐懼,真正的恐懼,從根本上是你動搖的恐懼,當你面對死亡時所感覺到的恐懼,像壞疽一樣在你的記憶中筑了巢:它想要讓一切都腐爛,甚至包括談論它的語言。因此你必須非常努力地把它表達出來。你必須非常努力地讓語言的光輝照耀它。因為如果你不這么做,如果你的恐懼成了你逃避的、也學甚至想方設法忘記的無語的黑暗,那么你就使自己容易受到恐懼的進一步打擊,因為你從不曾真正與打敗你的對手交戰。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God,thank you for giving me life,I'm ready. 上帝,感謝你給我生命,我準備好了。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Animal and person have substaintial distinction,forget that some people will die. 動物和人有本質區別,忘記那一點的人就會沒命。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你們想聽的是不會讓你們意外的故事,那就可以證實你們早就知道的事情。你們就不會不得不去看得更高更遠更不同。你們要一個平淡無奇的故事,一個死氣沉沉的故事。你們要的是干澀,不會發酵的實事求是。

——楊·馬泰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必須說說恐懼。這是生命唯一真正的對手。只有恐懼能夠打敗生命。它是個聰明又奸詐的對手,這一點我太了解了。它沒有尊嚴,既不遵守法律也不尊重傳統,冷酷無情。它直擊你的最弱點,它可以毫不費力地準確地發現你的最弱點在哪里。它總是先攻擊你的大腦。剛才你還感覺平靜、沉著、快樂。緊接著,恐懼裝扮成輕微的懷疑,像個間諜一樣溜進來你的大腦。懷疑遇到了不相信,不相信試圖把它推出去。但是不相信是個武器裝備很糟糕的步兵。懷疑沒費什么力氣就把它除掉了。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早安正能量:每個人的心里都臥虎藏龍,這頭臥虎是我們的欲望,也是我們的恐懼,有時候我們說不出它,我們搞不定它,它讓我們威脅,它給我們不安,但也正是因為它的存在,才讓我們保持精神上的警覺,才激發你全部的生命力,與之共存。—李安

《少年派》


生命中,只有恐懼是你的對手。只有恐懼可以打倒你。 I must say a word about fear. It is life’s only true opponent. Only fear can defeat life.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懷疑作用巨大,它使信仰永葆活力。

《少年派》


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人生也許就是不斷地放下,然而令人痛心的是,我都沒能好好地與他們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When you look into his eyes,you are seeing your own emotions reflected back at you. 你在他眼里看到的,不過是自己感情的倒影。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You must take life the way it comes at you and make the best of it. 你應該隨遇而安,盡可能地享受生活。

——揚·馬特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如果連基督都曾疑惑,我們也得疑惑。但懷疑歸懷疑,腳步仍不能停。把懷疑當作人生哲學就跟選擇不動來當運輸工具一樣,到頭來你哪里也去不了。

——楊·馬泰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們一直斗爭到底。這不是勇氣的問題。這是與生俱來的,不愿放棄的能力。也許這只是一種渴望生命的愚蠢。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很多事情,你知道需要放下;但唯一遺憾的是,沒有機會來得及好好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Faith is like a house,can have a lot of room. 信仰就像房子,可以有很多房間。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動物在你面前時它必須知道自己的地位是高于你還是低于你,它所過的生活取決于它的社會級別。這個級別決定了它會與誰為伴、以何種方式交往、何時何地可以進食,何處可以休息和飲水等等。沒有確定自己的級別之前,它的生活會混亂不堪,它會一直緊張、躁動并充滿威脅。好在對馬戲團的馴獸員來說,更高等動物之間的社會級別并不總是以獸性的強力決定。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選擇懷疑作為生活哲學就像選擇靜止作為交通方式。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沒有幾個漂流者可以拍著肚子說他們能像帕特爾先生一樣在海上生存這么長時間,期間只有一只成年孟加拉虎陪伴。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死亡如此緊緊地跟隨著生命,并不是因為生理需要,而是因為嫉妒。生命太美了,死亡愛生了它,這是一種充滿了嫉妒心和占有欲的愛,它緊緊抓住所能抓到的一切。但是生命輕盈地越過死亡,只失去了一兩樣不重要的東西。沮喪只是云朵飄過時投下的陰影,很快便消失了。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人生到頭來就是不停地放下,可最痛心的是沒能好好的道別。 All of life is an act of letting go,but what hurts the most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想,人生就是不斷地放下,但遺憾的是,我們沒有好好告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I suppose,in the end,the whole of life becomes an act of letting go. 我猜人生到頭來就是不斷放下。 But what always hurts the most… 但永遠最令人痛心的… 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就是來不及好好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但是最讓人心痛的是,我沒能好好地道別。But what will always hurt the most,is not taking a moment to say goodbye.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I cannot think of a better way to spread the faith. No thundering from a pulpit,no condemnation from bad churches,no peer pressure,just a book of scripture quietly waiting to say hello,as gentle and powerful as a little girl's kiss on your cheek.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After all we had been through,he didn't even look back. 我們一起經歷艱辛,它卻頭也不回。 But I have to believe there was more in his eyes… 但我必須相信在它眼中… Than my own reflection staring back at me. 看到的不只是我自己的倒影。 I know it,I felt it. 我確實知道,感受得到。 Even if I can't prove it. 即便我無法證明。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We like the same voyage kolumb.But Kolumb is not to find India? 我們就像哥倫布一樣遠航。但是哥倫布不就是來尋找印度的嗎?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也許你不相信生命,而我卻不相信死亡。

——揚·馬特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你也許認為那一刻我喪失了所有的希望。的確如此。正因為如此,我振作了起來,感覺好多了。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你在老虎眼中看見的只是自己的倒影.

《少年派》


到頭來 我相信人生就是不斷地放下 然而痛心的是 我都沒能好好地和他們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當你在生活中經歷了很多痛苦折磨之后,每一次新的痛苦都既令人無法忍受又讓人感到微不足道。

——揚·馬特爾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人生就是不斷地放下,但最痛心的是都沒能來得及好好的道別.

《Life of Pi》


人生就是不斷的放下,然而難過的是,我都沒能好好的和他們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知道理查德·帕克是只老虎,但我真希望我有說,“都結束了,我們活下來了,謝謝你救了我一命!我愛你,理查德·帕克。你會永遠與我同在,愿上帝與你同在”。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發生了就發生了,為什么要有意義。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人生本就總是不斷分別,只不過有時我們會遺憾,未來得及而不曾好好說再見。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Even when God seemed to have abandoned me,he was watching.Even when he seemed indiffrent to my suffering,he was watching.And when I was beyond all hope of saving,he gave me rest.And gave me a sign to continue my journey.”我們以為自己被拋棄,迷失自我時,上帝都看著,當我徹底放棄希望時,他給我安寧,并提醒我再次出發。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信仰就像房子,可以有很多房間。

《少年派》


這里必須說說恐懼,它是生活惟一真正的對手,因為只有恐懼才能打敗生活。

《少年派》


盡管人生是學會不斷 放下,但遺憾的是還沒來的及好好道別。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這一切發生了就是發生了 為什么非要意味著什么呢?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當你凝視它的眼鏡,你看到的只是反射回來的自己的倒影。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快樂是因為你和我在一起,我痛苦是因為這樣的相聚不會長久。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那只老虎不是你的朋友,你在它眼里看到的,不過是自己感情的倒影。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支撐著思想和語言之外的宇宙的,和我們內心掙扎著表達的,是同樣的東西。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沒想到理查德·帕克的陪伴竟會讓我感到安心。每當這時,我就會想起,他和我一樣,對現實世界的認知寥寥無幾。我們都在動物園被同一個主人養大,而現在我們都成了孤兒,被棄在這里共同面對我們最高的主上。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人生到頭來就是不斷的放下,可最痛心的是,我都沒能跟它好好地道別......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動物和人有本質區別,忘記那一點的人就會沒命。

《少年派》


神吶!我失去了家人.我失去了一切.我臣服.你還要什么?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I must say a word about fear. It is life's only true opponent. Only fear can defeat life.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岡本先生:“我們開車走時會小心的。我們不想碰上理查德·帕克。” 派·帕特爾:“別擔心,不會的。他躲在一個你們水遠找不到的地方。”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我最討厭我的綽號的地方就是無法整除的小數點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對不起,實在對不起。感謝您,毗濕奴。感謝您化身為魚,救了我們的命,謝謝您。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第一次驚奇給人留下的印象最深。那之后的驚奇都被納入第一次驚奇所留下的印象的模式之中。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點東西卻帶給我如此多的快樂。沒想到一袋工具,一個空桶,一把小刀,一支鉛筆,會是我最豐厚的寶藏。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還有一個人在偷一條眼鏡蛇時被當場捉住。他是個耍蛇人,自己的蛇死了。他和蛇都得救了:眼鏡蛇不用去過受奴役的生活,忍受糟糕的音樂,而人則避免了可能被蛇咬到的那致命的一口。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你不能同時信三種不同的宗教,因為,什么都相信就跟什么都不信一樣。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信仰就像一棟房子,里面有許多房間。懷疑很有益處,懷疑使得信仰充滿生機。畢竟只有經過考驗,才能明確自己的信仰是否足夠堅定。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基督教可以追溯到許多個世紀以前,但是在本質上它只存在于一個時間里:現在。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你要是再信三個教,每天都能過不同的節了。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但我寧愿你信奉一種我不接受的宗教,也不愿意你盲目信奉一切,這就需要你從理性思考開始。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他白天從島上拿到的一切,晚上統統會被收回。想想他在只有海島貓鼬為伴的情況下呆了多久,他會感到多么孤單寂寞。我只知道最后他死了,島嶼消化了他的血肉,只留下一顆牙齒。我預見了自己繼續待在島上的下場,孤獨寂寞,被世間遺忘,我一定要重返人世,不成功便成仁。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失去了那么多,我的家人、動物園、印度、阿南蒂,在印度的那段人生就像是一幕劇,劇終人散。但最讓人心痛的是,我沒能好好道別,我再也沒有機會感謝父親,感謝他教我的一切。告訴他,如果沒有他的教誨,我恐怕就活不了了。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如果你們跳舞不專心,就不能傳遞對神的敬愛,感受你們腳底的大地,讓那股精神力量穿透全身。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沒有理查德·帕克,我根本活不到現在。對他的恐懼讓我時刻保持警惕,要滿足他的各種需求,也讓我有點事做。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我僅剩下一具凡身在苦苦支撐,一切仿佛都靜止了,都變得支離破碎。分不清黑夜白天,也分不清夢境現實。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神不止一個,成百上千的神,都需要敬畏,我們都是經引薦接近神。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既然要共存,我們就得學會溝通。也許我們不能成為朋友,但好在還可以馴服。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因為上帝愛世人,給世人接近他的機會,讓我們了解上帝。我們無法理解上帝,抑或他的完全,但我們可以理解上帝的兒子。了解他的苦難,就如手足一般。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他以前從不親自照料動物,我這才意識到離開印度,他肯定比我更難過。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父親說:“我們要像哥倫布一樣航行!” “他希望能發現印度。”我生氣地指出。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嗆幾口水倒死不了,慌了就完了。記得先呼吸,別憋著。

——李安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難道這不是很有諷刺意義嗎,理查德?帕克?我們在地獄里,卻仍然害怕不朽。”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從主觀上看,對于一只動物來說,這樣的場地不比野生環境中的條件好,也不比野生環境中的條件差;只要能滿足動物的需要,無論是自然的還是人造的地盤都僅僅是一個客觀情況,一個已知事實,就像豹子身上的斑點。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在群體中地位低下的動物正是特別努力地、機敏地去了解飼養員的動物。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上帝為什么希望這件事發生在自己身上?為什么不把死亡留給凡人?為什么要讓美麗變得丑陋,要將完美損毀? 愛。這就是馬丁神父的回答。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


事物應當恰當地結束,這在生活中很重要。只有在這時你才能放手。否則你的心里就會裝滿應該說卻從不能說的話,你的心就會因悔恨而沉重。那個沒有說出的再見直到今天都讓我傷心。我真希望自己在救生艇上看了他最后一眼,希望我稍稍激怒了他,這樣他就會牽掛我。

——揚·馬特爾

《少年pi的奇幻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