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會見到你,事隔經年。我如何和你招呼,以眼淚,以沉默。

《春逝》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How should I greet,with tears,with silence. 假若他日相逢,我將何以賀你?以沉默,以眼淚。

《春逝》


假使我又遇見了你 隔著悠長的歲月 我如何致意 以沉默 以眼淚

《春逝》


If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 How should i greet,with silence and tears. 若我會見到你,事隔經年。 我如何賀你,以眼淚,以沉默。

《春逝》


生如白駒過隙, 此身乃是草芥, 任死神隨意收割

《唐璜》

(全文)


愛我的,我報以嘆息。恨我的,我付之一笑。任上天降下什么運氣,這顆心全已準備好。


我對你的愛就是對人類的恨,因為愛上了人類便不能專心愛你。

《唐璜》


所有的悲劇以死亡結束,所有的喜劇以結婚告終。

《拜倫詩集》


我見過你哭 晶瑩的的淚珠 從藍眼睛滑落 像一朵夢中出現的紫羅蘭 滴下清透的露珠 我見過你笑 連藍寶石的光芒 也因你而失色 它怎能比的上在你凝視的眼中 閃現的靈活光彩 就如同夕陽為遠方的云朵 染上絢爛的色彩 緩緩而來的暮色也不能 將霞光逐出天外 你的笑容讓沉悶的心靈 分享純真的歡樂 這陽光留下的一道光芒 照亮了心靈上空

《I saw thee weep》


為愛而愛,是神;為被愛而愛,是人。


She walks in Beauty,like the night 她以絕美之姿行來,猶如夜晚

《美之詩》

(全文)


我如今隨遇而安,善于混日子。盡管這種種從未使我喜歡,縱然世上的樂趣都已飛逝,有什么悲哀能再使我心酸。給我拿酒來吧,給我擺上筵席,人本來不適于孤獨的生存。我將做一個無心的浪蕩子弟,隨大家歡笑,不要和人共悲慟。

《只要再克制一下》


如果我又遇見你,隔著歲月悠長,我將如何向你致意?以眼淚,以沉默


And thou wert lovely to the last; 你逝去時依然那么美, Extinguished,not decayed; 即便消逝卻從不枯萎, As stars that shoot along the sky 如那劃過長空的流星, Shine brightest as they fall from high. 墜落之際卻最為光明。

《And thou art dead, as young and fair》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 如果我們再相見,事隔經年。 How should I greet,with silence. 我將以何賀你,以眼淚,以沉默。

《春逝》


我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我沒有阿諛過它腐臭的呼吸,也不曾忍從地屈膝,膜拜它的各種偶像;我沒有在臉上堆著笑,更沒有高聲叫嚷著,崇拜一種回音;紛紜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們一伙;我站在人群中卻不屬于他們;也沒有把頭腦放進那并非而又算作他們的思想的尸衣中,一齊列隊行進,因此才被壓抑而致溫順。 我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但是,盡管彼此敵視,讓我們方方便便分手吧;雖然我自己不曾看到,在這世上我相信或許有不騙人的希望,真實的語言,也許還有些美德,它們的確懷有仁心,并不給失敗的人安排陷阱;我還這樣想:當人們傷心的時候,有些人真的在傷心,有那么一兩個,幾乎就是所表現的那樣——我還認為:善不只是說話,幸福并不只是夢想

《我從未愛過這世界》


她以絕美之姿行來,猶如夜晚, 晴空無云,繁星燦爛; 那最絕妙的光明與黑暗, 均匯聚于她的豐姿與眼底, 交織成如許溫柔光輝, 是濃艷的白晝所無緣看見。

《美之詩》

(全文)


我從未愛過這世界, 它對我也一樣; 我沒有阿諛過它腐臭的氣息, 也不曾忍從地屈膝, 膜拜它的各種偶像; 我沒有在臉上堆著笑, 更沒有高聲叫嚷著, 崇拜一種回音; 紛紜的世人不能把我看作他們一伙; 我站在人群中卻不屬于他們; 也沒有把頭腦放進 那并非而又算作他們的思想的尸衣中, 一齊列隊行進, 因此才被壓抑而至溫順。 我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

《我從未愛過這世界》


“若我再見到你,事隔經年,我該如何問候,以眼淚,以沉默。”

《春逝》


If I should meet thee,After long years,How shou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如果我們相逢 在多年之后的 我將如何想你致意? 以沉默,以眼淚。

《When We Two Parted》


當四周逐漸陰沉暗淡, 理性悄然隱沒了光線, 希望的火燭搖曳欲熄, 我在孤獨中徘徊茫然。

《給奧古絲塔的詩章》

(全文)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如果我們再相見,事隔經年。 How should I greet,with silence.我將以何賀你,以眼淚,以沉默。 以前的戀人,因為世事種種,最終分離,我的情還在原地,生活卻推著我們不斷向前,朝著兩個截然不同的方向。多年以后,如果我們再次相逢,卻已經有了各自的生活,也許兒女成群,兒孫繞膝,身旁的良人溫柔相伴,但是那個人卻不是你。那個時候我該怎么辦?是滿含熱淚的對你祝福,還是默然低首,擦肩而過?無論是哪一種,都說明,我的愛情還盤踞在我的心底,從未離去。

《春逝》


我曾有個似夢非夢的夢境 明亮的太陽熄滅,而星星 在黯淡的永恒虛空中失所流離 無光,無路,那冰封的地球球體 盲目轉動,在無月的天空下籠罩幽冥 早晨來而復去——白晝卻不曾降臨 人們在孤獨的恐懼里將熱情忘記 那一顆顆寒冷霜凍的心 都自私地祈求黎明。

《黑暗》


假若他日相逢,我將何以賀你?以眼淚,以沉默

《春逝》


我從沒有愛過這世界,它對我也一樣。

《拜倫詩選》


他們不知我知你 誰又知我如此熟悉你 我對你此恨綿綿 深至不言


你已葬的愛情勝過一切—— 只除了愛情活著的歲月。

《你已經長逝》

(全文)


I hear thy name spoken,聽別人提起你的名字, And share in its shame 我暗中分擔你的恥辱

《When We Two Parted》


逆境是到達真理的一條道路。


無徑之林,常有情趣;無人之岸,幾多驚喜;岸畔崖間,鼓濤為樂;無人踏足,是為桃源;吾愛世人,更愛自然。


無徑之林,常有情趣;無人之岸,幾多驚喜;岸畔崖間,鼓濤為樂;無人踏足,是為桃源;吾愛世人,更愛自然。


無論頭上是怎樣的天空,我將承受任何風暴。


And glory like the phoenix midst her fires,Exhales her odours,blazes,and expires. 榮耀之光如鳳凰浴火重生, 呼吸,綻放光芒,漸漸逝去


They know not I knew thee,Who knew thee too well: Long,long shall I rue thee,Too deeply to tell. 誰知舊日情, 斯人知太深。 綿綿長懷恨, 盡在不言中。

《When We Two Parted》


這是所有故事中最悲慘的—— 比悲慘還要傷情, 因為它竟讓我們微笑。 Of all taie'tis the saddest —— and more sad,Because it makes us smile

《唐璜》


當一個人了解別人的痛苦時,他必也是飽經痛苦的人。


對這世界我并不鄙薄, 也不在意世人對我的譴責

《給奧古絲塔的詩章》


千萬顆活躍的愛心又怎能 及得上這對于逝者的鐘情?

《只要再克制一下》


人生徘徊于兩個世界中,猶如晝夜交替時星辰掛在天空。現在是什么,我們知道得很少;將來會怎樣,我們知道得更少;日夜不息,時間的流水滾滾而去,把我們宛如泡沫的生命帶到遠方;新的誕生,舊的破滅,浮現于歲月浪花中;強國青冢,滄海桑田,恰似那逝去的波濤。

《唐璜》


你的美,遺世而獨立, 你的聲音,似流水之韻; 我不語,不尋,亦不吐露你的芳名。

《樂章》


愛情對于男人不過是身外之物,對于女人卻是整個生命


讓退色的愛情斷絕吧, 只有你的情誼永世難訣; 你心雖善感,卻從不改變, 你靈魂柔順,卻永不妥協。

《給奧古絲塔的詩章》


沒有方法能使時鐘為我敲已過去了的鐘點。


沒有青春的愛情有何滋味?沒有愛情的青春有何意義?


樹倒之前必先枯。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When We Two Parted》


趨炎附勢的人,不可與其共患難。


從未夢想到中途變心 所以不必提忠貞二字

《唐璜》


友誼是沒有羽翼的愛。


一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象夜晚 皎潔無云而且繁星漫天; 明與暗的最美妙的色澤 在她的儀容和秋波里呈現: 耀目的白天只嫌光太強, 它比那光亮柔和而幽暗。 二 增加或減少一份明與暗 就會損害這難言的美。 美波動在她烏黑的發上, 或者散布淡淡的光輝 在那臉龐恬靜的思緒 指明它的來處純潔而珍貴。 三 呵,那額際,那鮮艷的面頰, 如此溫和,平靜,而又脈脈含情, 那迷人的微笑,那容顏的光彩, 都在說明一個善良的生命:


好吧,我們不再一起漫游, 消磨這幽深的夜晚, 盡管這顆心仍舊愛著, 盡管月光還那么燦爛。 因為利劍能夠磨破劍鞘, 靈魂也把胸膛磨得難以承受, 這顆心啊,它得停下來呼吸, 愛情也得有歇息的時候。 雖然這夜晚正好傾述衷腸, 很快的,很快就要天亮, 但我們已不再一起漫游, 踏著這燦爛的月光。

《好吧,我們不再一起漫游》


古語有云:“上帝愛的人死的早。” 這一死倒把許多起死亡躲掉: 例如友朋的死;但更兇的還有 友誼、愛情和青春的死,以及除了 呼吸以外一切的消失;既然虛無 在等待一切人,無論人多么巧, 多次躲開死神的箭:那么,也許 你所哀的夭折倒是老天的善意。

《唐璜》


誰要是憑著經歷而不是靠年歲, 熟知這悲慘世界,看透了人生, 那么他就會把一切看得無所謂; 塵世上的榮譽、野心、悲哀、斗爭、愛情, 都再也不能用那尖刀刺痛他的心, 留下無聲而劇烈的痛苦,在他心坎上; 他知道何以思想要到寂寞的洞穴里退隱, 而那洞穴里,卻充滿著活潑的幻想, 在擁擠的腦海里還留著陳舊而完好的形象。

《拜倫詩選》


我從未愛過這世界 就像他對我那樣 我甚至不想呼吸 更不想屈膝 不想堆著笑 不想高聲叫 每一個別人都是另一個自己 但每一個別人也都是不同的自己 我感到壓抑 我感到窒息 即便這樣 也不代表我溫順如綿羊 我從未愛過這世界 就像他也對我那樣 至于我的生命 我告訴你 我只是路過 我不相信眼睛 也不相信還有希望 不相信你說的 也不相信他說的 我不相信這所謂的美德 天地不仁 美與善只不過是表象

《我從未愛過這世界》


我的生命里還有兩件憾恨事—— 或漂泊四方,或與你成家。


他同人們格格不入,志趣迥異; 豈肯隨身附和

《拜倫詩選》


連祖國都不愛的人,是什么也不會愛的


倘若問我“活著,還是死去?” 我需首先弄清什么是生存。 我思考了許多,料事如神,必有高見; 于我,“生”抑或“死”都不能束縛我, 除非他倆無可爭議: 因為 我覺得生死并沒有界限, 活著并不只是吸口氣那么簡單。

《唐璜》


凡心靈自由的人都落落寡合 他們原不宜 在所謂“社會”這繁華的孤寂中, 和“憎恨”、“罪惡”、“憂患”呼吸在一起

《拜倫詩選》


一輪紅日正沒入蔚藍的峰巒, 大自然鴉雀無聲,幽暗而靜止, 好像整個世界已融化在其間; 他們一邊是平靜而涼爽的海, 一邊是有如新月彎彎的遠山, 玫瑰色的天空中只有一顆星, 它閃爍著,很像是一只眼睛。

《唐璜》


假使我又見你,事隔經年,我應如何致意,以沉默?以眼淚?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ing year,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拜倫詩集》


我不會為了你舍棄世界。但是,我也不會為了世界舍棄你。


例外恰恰證明了規章的合理性


死者一個個被時間吞沒,墳墓一個個被融化得沒了痕跡,整個世紀的記憶就這樣消失了,被繼承者的歸宿取代。

《唐璜》


此后,他遠走異域關山, 學會了如何忍受悲哭, 對往日良辰只付之一嘆, 借紛繁景象把心事排除。

《答一位淑女》


曲線的優點就是,它比直線更有利于接觸更多的機遇。


你宛若一場天國的綺夢,塵世的愛情不配去攀求。

《倘若偶爾在繁囂的塵境》


偉大的名字不過是虛榮,榮譽也不過是虛榮的寄托。也許會有人想在埋葬著一切的罪惡中,找到自己的骨灰。

《唐璜》


如果我笑任何世間的事物 那是為了 我不至于哭泣


Time tempers love,but not removes,愛情也許會隨時間而變,卻仍永恒不朽 More hallowed when its hope is fled 并因絕望而愈顯神圣。

《ONE STRUGGLE MORE,AND I AM FRE》


愛情中的歡樂和痛苦是交替出現的


而我還是不得不流浪去他鄉, 因為我象從巖石上掉下的一棵草, 將在海洋上漂泊,不管風暴多兇,浪頭多么高。

《拜倫詩選》


假若他日相逢,我將何以賀你?以沉默,以眼淚。


And more thy buried love endears Than aught except its living years. 你已葬的愛情勝過一切 只除了愛情活著的年月

《你已經長逝》


熱情偽裝再好,欲蓋反而彌彰; 恰似烏云愈濃,風暴來的欲烈。

《唐璜》


偉大的人物往往輕視巨大的酬報。

《唐璜》


天地和大氣是這樣舒適 海黛和唐璜沒有想到死 不要抱怨時光 只怕時光流逝 他們是一對無可指責的情侶

《拜倫詩選》


但是,盡管彼此敵視, 讓我們方方便便分手吧; 雖然我自己不曾看到, 在這世上我相信或許會有不騙人的希望, 真實的語言, 也許還有些美德, 它們的確懷有仁心, 并不給失敗的人安排陷阱; 我還這樣想: 當人們傷心的時候, 有些人真的在傷心, 有那么一兩個, 幾乎就是所表現的那樣—— 我還認為: 善不只是空話,幸福并不只是夢想。

《我從未愛過這世界》


我看過你笑-藍寶石的火焰 在你之前也不再發閃

《拜倫詩選》


正如一塊冰冷的墓石 死者的名字使過客驚心, 當你翻到這一頁,我名字 會吸引你那沉思的眼睛。 也許有一天,披覽這名冊, 你會把我的姓名默讀, 請懷念我吧,像懷念死者, 相信我的心就葬在此處。


死亡如此嘲弄,嘲得可怖; 既然如此,那生命又何嘗 不可以滿足于它, 讓一個微笑將一切都化為烏有? 萬物本就是虛幻, 重復地涌現和泯滅在時間的急流之中, 雖不及萬劫不復之流, 卻能將時間、太陽和宇宙吞沒。

《唐璜》


男人是奇怪的東西,而更奇怪的是女人。” “What a strange thing is man! and what is stranger is woman!”


幸福的年代,誰會拒絕再體驗一次童年生活。

《恰爾德·哈洛爾德游記》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with silence. 假如我能遇見你,經年之后,我將如何與你招呼,以眼淚,以沉默。

《春逝》


吉祥的光陰一去不還, 命運之星悄然隕落, 而你仁慈的心卻不愿發現, 眾人對我那些過錯的指責。 你深深體察我悲痛的情懷, 毫不畏避地與我分嘗, 我所能想象出的摯愛, 尋無覓處,除了你心上。

《給奧古絲塔的詩章》


她優美的走著,就像夜色一樣

《美之詩》


I deny nothing,but doubt everything. 我什么也不否認,但我懷疑一切。


他們并肩歇下來,以一臂相偎

《唐璜》


男人的愛情只是男人一生當中的一部分,但是愛情卻是女人一生中的全部。


你幸福就好, 但愿我也能如此幸福; 我心如往昔, 我為你祝福。


若再見你,事隔經年,我將如何致意?以沉默,以眼淚…


我愿做無憂無慮的小孩,仍然居住在高原的洞穴,或是在微曛的曠野里徘徊,或是在暗藍的海波上騰躍,撒克遜浮華的繁文縟禮,不合我生來自由的意志,我眷念坡道崎嶇的山地,我向往狂濤撲打的巨石。

《我愿做無憂無慮的小孩》


不管贏得這世界不是失去它。反正它是個無聊的世界


愛我者,我致以嘆息;恨我者,我報以微笑。無論頭頂是怎樣的天空,我愿意迎接更猛烈的風暴!


離別多年后,抑或再相逢。相逢何所語,淚流默無聲。


戀愛是艱苦的,不能期待它象美夢一樣出來。


戰爭實在沒什么值得贊揚; 它枉擲了無數真金卻只得到些許渣滓! 最后只不過是一些地域的重新劃分。 事實上眼淚擦干, 要比四處血海汪洋更值得將其美名傳頌。

《唐璜》


If i should meet thee 如果我們相逢 After long years 在多年之后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我將如何向你致意? with silence and tears. 以沉默,以眼淚。

《When We Two Parted》


我看過你哭—— 一滴明亮的淚 涌上了你藍色的眼珠; 那時候,我心想,這豈不就是 一朵紫羅蘭上垂著露; 我看過你笑—— 藍寶石的火焰 在你前面也不再發閃, 呵,寶石的閃爍怎能比得上 你那一瞥的靈活的光線。 仿佛是烏云從遠方的太陽 得到濃厚而柔和的色彩, 就是冉冉的黃昏的暗影 也不能將它從天空逐開; 你那微笑給我陰沉的腦中 也灌注了純潔的歡樂; 你的容光留下了光明一閃, 直似太陽在我心里放射。 (查良錚譯)

《我看過你哭》


我看過你哭—— 一滴明亮的淚 涌上了你藍色的眼珠; 那時候,我心想,這豈不就是 一朵紫羅蘭上垂著露; 我看過你笑—— 藍寶石的火焰 在你前面也不再發閃, 呵,寶石的閃爍怎能比得上 你那一瞥的靈活的光線。 仿佛是烏云從遠方的太陽 得到濃厚而柔和的色彩, 就是冉冉的黃昏的暗影 也不能將它從天空逐開; 你那微笑給我陰沉的腦中 也灌注了純潔的歡樂; 你的容光留下了光明一閃, 直似太陽在我心里放射。 (查良錚譯)

《我看過你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