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有一種感動叫守口如瓶

男人失業了。他沒有告訴女人,仍然按時出門和回家。他不忘編造一些故事欺騙女人。他說新來的主任挺和藹的,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的……女人掐他的耳朵,笑著說,你小心點。那時他正往外走,女人拉住他幫他整理襯衣的領口。男人夾了公文包,擠上公交車,三站后下來。他在公園的長椅上坐定,愁容滿面地看廣場上成群的鴿子。到了傍晚,男人換一副笑臉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

男人這樣待了5天。5天后,他在一家很小的水泥廠,找到一份短工。

那里環境惡劣,飄揚的粉塵讓他的喉嚨總是干的;勞動強度很大,這讓他身上又總是濕的。組長說你別干了,你這身子骨……男人說我可以。他緊咬了牙關,兩腿輕輕地抖。男人全身沾滿厚厚的粉塵,他像一尊活動的疲勞的泥塑。

下了班,男人在工廠匆匆洗一個澡,換上筆挺的西裝,扮一身輕盈回家。他敲敲門,大聲喊,我回來啦!女人就奔過來開門。滿屋蔥花的香味,讓男人心安。

飯桌上女人問他工作順心嗎?他說順心,新來的女大學生挺清純……女人劈一個怒眉,卻給男人夾一筷子木耳……

女人說水開了,要洗澡嗎?男人說洗過了。女人說洗過了?男人說洗過了……和同事洗完桑拿回來的。女人說好享受啊你。她輕哼著歌,開始收拾碗碟。男人想好險,差一點被識破。疲憊的男人匆匆洗臉刷牙,然后倒頭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