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維持婚姻的,并不是愛情,而是……

1.

到三十多歲的年紀,朋友們大都結婚生子了。

婚姻嘛,總是少不了雞毛蒜皮、雞飛狗跳。

于是,聚會的話題之一是:男人這玩意,真不知道有什么用?

話題之二是:當年都想啥呢,為什么要結個婚?

傅首爾寫了一篇《結婚有個狗屁意思》,里面說:

“在我看來,愛一個人就像做春夢,醒來發現落葉滿地,不知不覺已是秋天。而嫁一個人就像對棋,入陣方知落子無悔,窮心窮力求個和局。”

讀來真是滿紙悲涼。

說起來,婚姻確實不同于愛情的灑脫和明艷,它落實到房子車子、柴米油鹽,落實到贍養老人、撫育孩子,落實到誰拖地、誰洗碗,落實到吵架了誰先轉臉,吃完飯誰來付錢。戀愛時的風花雪月,全變成硬邦邦的現實。

可也正因為它事關一粥一飯,浸潤在曠日持久的庸常生活里,反倒褪盡浮華,從你儂我儂化為同仇敵愾,從小情小愛里長出俠肝義膽。

胡蘭成寫情詩給張愛玲:因為相知,所以懂得。張愛玲回他: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要說婚姻有什么讓我最動容,那就是這兩個字——慈悲。

慈悲是什么呢?慈悲是不舍、是不忍、是甘愿;是歷經諸多考驗之后,生長出的與對方休戚與共、血脈相連的情感;是在某一刻,你愿意承擔風險、犧牲利益、控制欲望、委屈自我來成全和保護。

這不僅關乎情愛,更關乎情義。

2.

《莊子·大宗師》中寫:

“泉涸;魚相與處于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泉水干了,兩條魚吐沫互相潤濕,得以存活。這就是“相濡以沫”的由來。

莊子說:兩條魚相濡以沫雖然感人,卻不如兩條魚徜徉江湖彼此相忘。

就境遇來說,確實如此。可是若沒有在困境里相濡與沫的攜手相助、肝膽相照,只怕它們都等不到湖水漲起、得以脫身的那一天。

婚姻里的慈悲,就是愿與你共同面對命運坎坷和生活困苦的情義。

雖然明知前方幾多風雨,卻也不舍你獨自承受。

1944年,一代才女張愛玲與大漢奸胡蘭成相遇相愛,頗受非議。

年底他們登報結婚,卻碰上時局動蕩,胡蘭成避走武漢,隨后與17歲的護士周訓德相愛;隔年潛逃溫州,又結識新歡范秀美。

1945年8月,張愛玲到溫州尋夫,得知胡蘭成情事,分別之際讓他做出選擇。胡蘭成終是不肯,張愛玲嘆口氣道:

“你到底是不肯。我想過,我倘使不得不離開你,亦不致尋短見,亦不能夠再愛別人,我將只是萎謝了。”

至此,他們的情感已走到了辛酸的盡頭。

但在此后的幾個月間,張愛玲卻一直用稿費接濟他,唯恐他在流亡中受苦。

1947年6月,時局日漸平穩,張愛玲才給胡寄去訣別信:

“我已經不喜歡你了,你是早已經不喜歡我的了。這次的決心,是我經過一年半長時間考慮的。彼惟時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難。你不要來尋我,即或寫信來,我亦是不看的了。”

信中張愛玲還順帶給胡蘭成寄去了30萬元錢。

即使情愛早已走到盡頭,卻仍不舍他吃苦受難;

即時被薄情傷害至深,卻連提分手也考慮到他正面臨厄運,而不愿意增加他的困難;

即使已經決意離開,也希望給他最后的幫助。

張愛玲用行動詮釋著她那一句: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小時候認識一個阿姨,她有先天性心臟病,不能生孩子;后來又得了嚴重的肝病,為治病花了十幾萬。那時候的十幾萬聽起來好像天文數字。因為身體不太好,她還不能工作。

身邊總是有人揣測她老公什么時候會拋棄她。然而一直都沒有。

知道她有先天性心臟病,沒有離開她,堅定的娶了她;

知道她不能生孩子,反而安慰她,要不要孩子無所謂;

知道她得了肝病,花光了所有積蓄給她治病,總說只要人在就好,錢可以再掙;

知道她生病之后身體虛弱,所以不讓她做一點家務,每天拉她出門散步鍛煉身體。

情愛可能是卿卿我我的閨房繾綣:我愛你白的面,烏的發。

情義卻是:我知道你病弱、貧窮,可我不是怕被你拖累,而是心疼你受了太多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