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我們的生活是太陽雪

那年冬天,我送楊小麥去火車站。她穿著桃紅色的羽絨服,短頭發被亂七八糟地塞在帽子里,在還沒有整修的火車站前,她跟我用力地揮手。

坐著409路公交車回學校的時候,窗外飄起了大片大片的雪花,整個車廂里的人都躁動起來,擠到窗口張望。要知道,此時的天空,正艷陽高照。

太陽雪,楊小麥的出行,還真是別致的一天。

楊小麥跟我不是一個專業的,卻住在一棟樓里。那年的平安夜,我們一起坐在草地上喝酒,都是第一次喝,雙雙醉倒,抱頭痛哭。我哭我18歲第一次失戀,她哭她高考前一天感冒到發燒,不然何至于淪落到這個三流學校!

楊小麥從來不掩飾對學校的鄙夷,畢業之前,她一副凜然赴義的樣子:“我要去上海!我要靠自己的能力證明我值得擁有更加光明而偉大的未來!”當時,她拿到了一個錄用通知,一家位于黃浦江邊的室內設計公司,實習工資1200元。

去了上海的楊小麥沒有跟我聯系,整整一周之后,我才接到她的電話。她住在公司旁邊的一棟老房子里,一個三居室,住了16個人。

我有些擔心:“那樣不安全吧?”楊小麥無所謂地說:“便宜啊,一個月才200元。”

后來我們漸漸少了聯系,她總是很忙很忙,有時候我發條短信過去,都需要等上大半天才能收到回復。

她偶爾會跟我聊幾句,匯報一下她的現狀。那兩年,她給我的最大感覺是,當我過著波瀾不驚的生活時,她卻仿佛坐上了過山車,驚心動魄,前進的速度快到讓我簡直懷疑自己每天都在虛度光陰。

兩個月后,楊小麥簽下了第一個客戶,轉為正式員工。半年過后,楊小麥跳槽到了一家更大的公司,還是在黃浦江邊,但是薪水翻了好幾番。一年過后,楊小麥積累了一批原始客戶。她性格開朗,肯費心思,又確實有才氣,便離開了公司開始做獨立設計。這期間,她還用過去一年攢下的錢,去日本進修了一次,系統地學習了設計。

我大學畢業后,找工作毫無頭緒,最后只好回老家,做一份灰撲撲的辦公室文員工作,每天打印復印各種文件。無聊的時候,花大把時間泡在網絡論壇上。

而那時候的楊小麥已經找到了合伙人,開始經營自己的設計工作室。她平時喜歡研究各種藝術,對配色和線條的領悟力極高,漸漸積累了一批有品質的客戶,在圈子里嶄露頭角,頗受推崇。

我們像是朝著不同方向生長的兩株植物,在短短的幾年里,她一直茂盛著,幾乎快要長成參天大樹。而我,還是那株瘦弱的幼苗,連枝丫都不知道該往哪里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