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老家來人

星期天,方大勇開著車子,去父母家看望父母。一進門,他便看見父親老方正坐在沙發上,和一位男子交談著什么,看樣子很是投機。方大勇覺得那男子有點面熟,這時就聽父親介紹道:“大勇,我們老家來人了——這位是河柳村的村主任老馬。”

方大勇想起來了:河柳村是他們的老家,而老馬是河柳村的村主任。3年前,為了給村里的小學翻修教室,老馬曾經來過一趟縣城,發動那些在河柳村出生、長大,后來在縣城里上班、做生意的人捐款。兩年前,老馬為了給村里交不起學費的大學生籌集學費,又一次來到縣城。因此,在父母家,他曾與老馬見過兩次面,怪不得他一見到老馬,就覺得有點面熟呢!

老馬與老方又興致勃勃地交談了起來。方大勇坐在一旁,很快就將老馬的來意聽明白了。

原來,河柳村要修建一條道路,村里的每家每戶都湊了錢,但老馬一盤算,發現修路款還差兩萬元。于是,他便上縣城求援來了。

老方掏出一疊鈔票,交給了老馬,說道:“村里修路,我們這些從河柳村走出來的人不支持,誰支持?老馬,我代表我的全家,捐2000元。”

老馬一連說了幾聲“謝謝”,收起錢,然后從一只舊得已經掉色的皮包里,掏出一張紙和一本收據。方大勇好奇地伸頭一看,見那張紙上,寫著10多個姓名,他知道,那是一份走出河柳村,如今在縣城里上班、做生意的人員名單。方大勇不由得暗暗吐了吐舌頭,心說:這老馬,可真是有備而來——他這是要一網打盡啊!

老馬掏出筆,在老方的姓名旁打了一個勾,接著他又開了一張收據,然后站起身跟老方道別。老方則對方大勇道:“大勇,老方還要去找其他的10多位老鄉,你開車送送他吧!”

上車后,方大勇在老馬的指揮下,開著車子,在縣城里轉了起來。每到一戶老鄉的家里,老馬都要先與老鄉聊一會兒天,然后說出河柳村修路的事,并紅著臉說村里湊的錢不夠,需要老鄉捐款……再然后,他便收起老鄉拿出的捐款,熟練地在名單上打個勾,像模像樣地開一張收據。

去過幾位老鄉家之后,方大勇發現,老馬總是能很準確地找到老鄉家的住址,顯得很是輕車熟路。他實在想象不出,3年前,老馬第一次上門募捐時,是怎樣一路打聽才找到老鄉家住址的,后來,又怎樣用心記住了去老鄉家的路。

隨著時間的推移,老馬開出收據的張數越來越多,而那份名單上打的勾也越來越多……3個多小時過后,那份名單上只剩下一個人的姓名沒有被打勾了,那個人叫老呂。方大勇認識老呂,知道他50多歲,在一家不太景氣的公司里上班。

這時,已是中午時分,方大勇將老馬請進了街邊的一家小餐館。吃過飯,老馬清點了一下募捐來的鈔票,然后自言自語地說:“一共19500元,只要老呂捐出500元,就夠兩萬元了。”

望著老馬那心滿意足的樣子,方大勇忽然道:“馬主任,只怕你從老呂的手里,募捐不到那500元啊!”

老馬搖搖頭:“大勇,你不知道,老呂對咱們河柳村的感情深著呢!3年前,為了翻修村小學教室,他捐了2000元;兩年前,他又為村里交不起學費的大學生捐了2000元。這回,他肯定也會捐!”

方大勇喝了一口茶,又道:“可是,如今老呂恐怕捐不出錢來了,哪怕只是5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