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1/2)

曾經留戀一座城

1-

家鄉有個朋友,大學畢業后,只身一人跑到了西藏。

他買了一輛二手自行車,沿著川藏公路,一路騎行去拉薩。路上偶遇一些風塵仆仆的騎行者,大家便結伴,相互鼓勵,然后頂著烈日,在氧氣稀薄的空氣中艱難前行。

與所有向往西藏的人一樣,最初吸引他的是圣潔的雪域、旋轉的經筒,以及那飄蕩在千年圣地的嘹亮歌聲。

每個城市都有自己的標簽,就像大理有“風花雪月”啤酒,成都有火鍋、麻將,拉薩這座神奇的城市,則有一場場長頭問路。

他到了拉薩,開始轉周邊的各個寺廟,有威嚴的佛像、氤氳的香火煙霧、瑯瑯的誦經聲,還有磕長頭的信徒。他說,那一刻,即使是不信宗教的人,也會感覺到生命如此誠懇又厚重。

后來,他留在了拉薩,做起了“賣串”的生意。從尼泊爾成斤的牛骨、菩提、佛珠中精挑細選,自己手工穿成串,擺攤賣。

運氣好的話,幾十塊成本的珠串能賣到幾百塊,不過他掙的錢也就僅夠他一個人生活。

后來,他父親病重,他回來了一次,一起吃飯時聊起了那里的生活。他說:“那里并沒有什么可留戀的,可就是不想離開。認識一個女同學,前些日子回到了北京,但她說,過段時間還回拉薩。”

那年春節后,他又回到了拉薩。

哥們兒說他這是逃避責任,畢竟離父母那么遠,何況在那里并非長久之計。

從和他的聊天中,能感覺出拉薩沒有那么好,但足以讓人駐足。這座城市里,無論你的裝束、狀態、散發出來的氣息有多么另類,都不會讓人覺得格格不入。那里有整日在街頭喝酒聊天無所事事的青年,有衣衫襤褸的流浪漢,有服飾各異的少數民族,別的城市承載不了的,拉薩都能包容。

更何況,從離開校門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生活在那座城市。

對于一座城市的留戀,不只是留戀那里的人和事,更多的,是留戀自己沉淀在那座城市里的美好年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