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人間的一朵好花

我有時會在晚上去逛花市。

晚上九點以后,花販會將店里的花整理一遍,把一些盛開著的、不會再有顧客挑選的花,放在方形的大竹籃里推到屋外,準備丟掉。

多年以前,我沒有多余的錢買花,就在晚上去挑選竹籃中的殘花,那雖然是已被丟棄的,但看起來也還很美,尤其是它們正好開在高峰,顯得格外燦爛。在竹籃里隨意翻翻就會找到一大把,帶回家插在花瓶里,自己看了也非常歡喜。

從竹籃里拾來的花,可以再開一兩天,甚至有開到四五天的。每當我把花一一插進瓶里,就會升起這樣的遐想:花的生命原本短暫,它若有知,知道臨謝前幾天還被寵愛著,應該感嘆不枉一生,能毫無遺憾地凋謝了。

花的盛放是那么美麗,但凋落時也有一種難言之美。在清冷的寒夜,我坐在案前,看到花瓣紛紛落下,無聲地辭枝,以一種優雅的姿勢飄散,安靜地俯在桌邊。那顫抖離枝的花瓣時常給我是一瓣耳朵的錯覺,仿佛在傾聽遠處土地的呼喚,聞著它熟悉的田園氣息。那還留在枝上的花則是像眼睛一樣,努力張開,深情地看著人間,那深情的最后一瞥真是令人惆悵。

每一朵花都是安靜地來到這個世界,又沉默離開。若是我們傾聽,在安靜中仿佛有深思,而在沉默里也有美麗的雄辯。

許久沒有在晚上去花市了,最近去過一次,竟撿回幾十朵花。那撿來的花與買回的花感覺不同,由于不花錢反而覺得每一朵都是無價的。尤其是將謝未謝時,它們更顯得楚楚可憐,比起含苞時的精神抖擻也自有一番風姿。

若說花是無價的,可能只有賣花的人反對。花雖是有形之物,卻往往是無形的象征,蓮之清凈、梅之堅貞、蘭之高貴、菊之傲骨、牡丹之富貴、百合之閑逸,乃至玫瑰里的愛情、康乃馨的母愛,都是高潔而不能以金錢衡量的。

花之所以無價,是因為花有無求的品格。如果我們送人一顆鉆石,里面的情感就不易純粹,因為沒有人會白送人鉆石的;如果是送一朵玫瑰,它就很難摻進一絲雜質,由于它的純粹,鉆石在它面前就顯得又俗又胖了。

花的美是無常的,世間的一切何嘗不是花般無常?若能體會無常也有常在,無常也就能激發我們的智慧,我曾試寫過一首偈:

日日禪定鏡,處處般若花。時時清涼水,夜夜琉璃月。

這世間,“鏡花水月”是最虛幻和短暫的,但唯其如此,才使我們有最深刻的覺醒,激發我們追求真實和永恒的智慧。當我們面對人間的一朵好花,心里有美、有香、有平靜、有種種動人的質地,就會使我們有更潔凈的心靈來面對人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