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元二使安西一般指渭城曲(唐代王維詩作)詩意如下:

渭城早晨的細雨,濕潤了路上輕微的浮塵,客舍旁邊一片青翠,嫩柳色綠清新。勸您再喝完一杯酒,向西出了陽關,再也沒有老朋友了。

這首詩所描寫的是一種最有普遍性的離別。它沒有特殊的背景,而自有深摯的惜別之情,這就使它適合于絕大多數離筵別席演唱,后來編入樂府,成為最流行、傳唱最久的歌曲。

此詩是王維送朋友去西北邊疆時作的詩,后有樂人譜曲,名為“陽關三疊”。詩題又名“送元二使安西”。安西,是唐中央政府為統轄西域地區而設的安西都護府的簡稱,治所在龜茲城(今新疆庫車)。元二奉朝廷之命出使安西都護府,王維到渭城為之餞行,因作這首七絕。

作者簡介:

王維,唐代詩人。字摩詰。原籍祁(今屬山西),其父遷居蒲州,遂為河東人。開元(唐玄宗年號,713—741年)進士。累官至給事中。安祿山叛軍陷長安時曾受職,亂平后,降為太子中允。后官至尚書右丞,故亦稱王右丞。晚年居藍田輞川,過著亦官亦隱的優游生活。詩與孟浩然齊名,并稱“王孟”。前期寫過一些以邊塞題材的詩篇,但其作品最主要的則為山水詩,通過田園山水的描繪,宣揚隱士生活和佛教禪理;體物精細,狀寫傳神,有獨特成就。兼通音樂,工書畫。有《王右丞集》。

送元二使安西寫一篇作文

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清晨的一場如霧細雨,浸濕了細細的塵土,讓它不再飄蕩。

受過滋潤的垂柳煥發出原本的青翠。

微道上是那么寧靜,似乎是上天知道了一對情深意重的朋友要分別而特意安排的。

在一個小旅館,王維松了松眉毛,輕輕的嘆了口氣說:“元兄,你這一走不知何時再回啊,西出陽關路途遙遠,就是回來咱們也變成白頭翁嘍。

”元二苦笑著說:“來,王兄,你也別苦著臉送我走,且干了這杯酒吧。

”此時,二人臉上都已泛起微微的紅暈,干完之后,王維又說:“來來來,喝完這杯酒再說吧,這是我敬你的。

”元二推卻道:“王兄,我不能喝了,醉了還怎么上路啊。

”王維卻說:“來,喝吧,你今此一別,出了這陽關就喝不到我親自為你斟的酒了,干!”話說到這兒,二人的眼淚都禁不住的順流而下,王維為了不再制造悲傷的氣氛,趕緊擦了擦眼淚,說道:“元兄,咱們以酒消淚再飲一杯。

”說吧仰頭獨自飲下。

過了一會兒,元二說:“哎呀,時辰不早了,咱們分別的時刻到了。

”王維不禁的心頭一酸,他是多么不想讓好友走啊,可惜天不遂人愿啊。

他們緩緩的走出屋門,王維折下一條柳枝,說道:“兄此一別,路途坎坷,我折柳一條算作咱們離別之物,希望兄在遠方不要忘了我啊。

”元二含淚點了點頭,乘車走了,王維的心也被這清脆的馬鈴聲帶走了。

他不會忘記這刻骨銘心的友情,這在他心中生根發芽,一直陪伴著他。

描寫送元二使安西的三百字作文

《送元二使安西》改寫元二和王維是一對形影不離的老朋友。

一天,元二從朝延上一回來就到王維家與他告別,元二說:“王兄啊,我明天就要去安西了,我們馬上就要離別,真是不舍啊。

”而王維卻不知嚴重性,以為元二跟自己開玩笑,笑著說:“老兄,你裝聰明點,你又跟我開玩笑了,我沒那么笨。

”元二說:“是真的,我奉朝廷之命要去安西都護府傳達朝廷的最新旨意。

”“哦!是嗎?”王維的語氣中明顯有些依依不舍。

元二聽了,連忙說:“唉,我也不想去,跟你老朋友一起啊!但這是非去不可的事情呀,不過,我會盡早辦完事,快點回來的。

”第二天,王維早早地來到了去安西的必經之路——渭城。

那天,天空下起了蒙蒙細雨,雨不停地下著,石級小路被雨水沖得分外明凈,路兩邊的翠柳,被碎雨籠罩著,綠蒙蒙的;路下的山村里,一片桃林,初開的桃花,籠在這四月的煙雨里,泛出一層水潤潤的紅霧。

這蒙蒙的綠意,這團團的紅霧,真像剛滴到紙上的水彩一樣,慢慢地浸潤開來。

雨漸漸停了,旅店旁的柳樹,被沖刷得青翠水綠,珠爍晶瑩。

在微風的吹動下,遠遠望去像一團團隨風飄動的煙。

在這美好的一天里,也是王維和元二要分別的時候。

元二終于出現在王維的視線中,王維趕忙迎上去,拉著元二的手來到一家酒店,他早已擺好酒菜,斟滿了酒,王維舉起酒杯,恭恭敬敬地說:“來!老朋友,讓我們來度過這最后一段美好的時光吧!”“嗯!喝完這一杯!”后來,他們一杯接一杯,不知喝了多少杯,他們邊喝著,邊天南地北地聊著天,大家都故意不觸到那藏在心底的依依不舍之情。

過了一會兒,馬夫便在樓下叫了起來:“快一點啊!”元二往樓下一喊:“知道了。

”說著,便轉身準備要離去。

突然,王維拽住元二的衣衫,對他說:“請再喝這最后一杯酒吧,這杯酒里隱藏著我的祝福。

”說完,王維拿起一杯斟滿了的酒,元二接過酒杯,一飲而盡,走了幾步之后又回過頭來對王維說:“再見了,老朋友。

”并深情地看了王維一眼,依依不舍地下了樓,乘著馬車向西面遠去。

王維站在酒店旁依依不舍地看著朋友離去。

王維站在那里,沉思著,心里充滿了憂傷,不由自主的從嘴里吟出這首送別友人的千古絕唱——《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送元二使安西的詩編一篇作文不少于400字

清晨下了一場小雨,路上的塵土被沖了下來,旅店旁的一棵棵柳樹被雨水沖洗得更加美麗了。

看看元二那邊。

皇帝的大臣來到元二家宣讀圣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現派你出使安西,欽此。

”元二說:“謝皇上。

”元二的親人一個個淚流滿面,妻子說:“不知元二行多時,只有元二去出使,才知這次有多長。

嘆!”(意:不知道元二來回有多長時間,只有元二去一次,才知道要行多少千米)在元二和親人分離的時候,元二的所有親人說了一句:“在外一定要保重啊!”說完,元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騎著馬,飛快地來到渭城,和元二一起喝酒。

元二喝了一杯,我說:“好朋友,回想童年我們在一起玩耍時,我就想哭呀!”元二說:“男子漢大丈夫,不要哭!”我讓他喝了第二杯酒......到了最后一杯酒時,我說:“朋友,再喝完這一杯美酒,等你走出了陽關之后,再也沒有一個交情深厚的老友了。

”分別時,我也說了一句:“保重!”元二頭也不回騎馬走向了安西....... 我頓時一陣傷痛,眼淚朦朧了我的視線。

我在心里想:“元二,祝你一路平安。

”外面一陣微風吹過.......

送元二使安西改寫成100字的作文

送元二使安西送元二使安西 清晨下了一場小雨,路上的塵土被沖了下來,旅店旁的一棵棵柳樹被雨水沖洗得更加美麗了。

看看元二那邊。

皇帝的大臣來到元二家宣讀圣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現派你出使安西,欽此。

”元二說:“謝皇上。

”元二的親人一個個淚流滿面,妻子說:“不知元二行多時,只有元二去出使,才知這次有多長。

在元二和親人分離的時候,元二的所有親人說了一句:“在外一定要保重啊!”說完,元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騎著馬,飛快地來到渭城,和元二一起喝酒。

元二喝了一杯,我說:“好朋友,回想童年我們在一起玩耍時,我就想哭呀!”元二說:“男子漢大丈夫,不要哭!”我讓他喝了第二杯酒......到了最后一杯酒時,我說:“朋友,再喝完這一杯美酒,等你走出了陽關之后,再也沒有一個交情深厚的老友了。

”分別時,我也說了一句:“保重!”元二頭也不回騎馬走向了安西....... 我頓時一陣傷痛,眼淚朦朧了我的視線。

我在心里想:“元二,祝你一路平安。

”外面一陣微風吹過.......

改寫《送元二使安西》為篇作文

古亭惜別——王維《送元二使安西》改寫渭水之畔,水波微漾,幽幽古城,杏花煙雨,一場朝雨拂去一夜的倦怠,路面上的輕塵是誰的留戀泛濫在整座城,濕潤在這雨霧中?撐一把油紙傘,踏雨行走在青石路上,滿腹不舍,滿心囑咐,卻又相對無言,無從開口,就讓那無言的關懷化在這風里,吹入你心間。

古亭旁,清風吹起青翠的柳條,柳葉上的雨珠是為誰的離別而灑落?友人啊,你多喝一杯故鄉這醇香的酒吧,記住故人熟悉的鄉音。

故鄉的酒是一支幽遠的歌,越久越纏綿醉人;故鄉的歌是一支清遠的笛,總在有月亮的晚上響起。

身在他鄉,當你覺得孤寂時,就看看這輪飄過了故鄉土地的月亮,它永遠帶著鄉土氣息,安撫你漂泊的心。

用手心的祝福為你奏一支“渭城曲”,那透明的琴弦在修長的十指下震顫,震落了臉上的霜華,是誰的眼淚這樣甘如泉?面對古道瘦馬裊裊炊煙,是誰的嘆息這樣惆悵如幕?為你折一枝柳放在沉重的行囊里,陪你西出陽關,讓你跋山涉水的足跡里有故鄉的痕跡,待到春風又綠渭城湖畔時,讓這一輪明月,一枝柳條指引你歸來的路。

“還顧望故鄉,長路漫浩浩”,馬蹄奔馳,塵土紛飛,你的背影漸行漸遠,有人卻在綠柳橋畔望著你的背影,遲遲不肯轉身……祝福與惜別如蒙蒙細雨浸透悠悠歲月,飄落幾段感懷,幾絲思念。

風吹起異鄉的風塵,洗不凈那因思念而爬滿臉龐的滄桑,道不盡那近鄉而怯的情懷!遠處的鐘聲響起,往事紛然如昨,握著一枝清新綠柳——你在那頭,我在這頭——呢喃!...

《送元二使安西》擴寫500字的記敘文

早春三月,由于朝廷在新疆設立安西都護府統管西域各國,王維的好朋友元常奉命去安西都護府傳達朝廷的最新旨意。

這次路途遙遠而且任務艱巨,王維一路上都在護送元常,一直到渭城才將分手離別。

在渭城休息一晚后,剛剛起床的他們發現客舍外剛剛下了一場小雨。

渭城清晨的蒙蒙細雨濕潤著地上的塵土,讓空氣更加清新,客舍周圍剛剛冒出嫩綠色的柳葉,在春雨的洗禮下更顯得青翠。

但是景美易生情,一股離別之情涌上王維的心頭,把詩人的快樂又“吸”了回去。

詩人按捺住自己的離別之情,陪伴好友一起欣賞美麗的風景。

離真正分別的時辰越來越近了,王維在客舍旁的涼亭里擺下了“餞行酒”,對好友元常說:“元二兄,我們來喝點小酒散散心吧!”元常見他的好友如此情真意切,便雙手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他們邊喝著,邊天南地北地聊著天,大家都故意不觸動那藏在心底的依依惜別之情…… 不知不覺中,從西域方向駛來了接元常的小馬車。

兩人馬上就要離別了,不知何時才能再相遇。

王維在這最后分手的時刻,舉起酒杯深情地對元常說:“兄弟啊,請你再干上這最后一杯離別的美酒吧!因為西行出了陽關就很少有能體諒你的知心好友了。

”元常喝光了這杯離別酒后,依依不舍地登上馬車,掀開布簾,不停地向王維揮手,直到王維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

王維站在客舍門前,望著好友漸漸遠去的背影,心中充滿了憂傷,吟出這首送別友人的千古絕唱——《送元二使安西》 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參考資料: http://ywtd.zhyww.cn/zwk/title.asp?id=1912

送元二使安西離別作文

《送元二使安西》~~離別情早春三月,由于朝廷在新疆設立安西都護府統管西域各國,王維的好朋友元常奉命去安西都護府傳達朝廷的最新旨意。

這次路途遙遠而且任務艱巨,王維一路上都在護送元常,一直到渭城才將分手離別。

在渭城休息一晚后,剛剛起床的他們發現客舍外剛剛下了一場小雨。

渭城清晨的蒙蒙細雨濕潤著地上的塵土,讓空氣更加清新,客舍周圍剛剛冒出嫩綠色的柳葉,在春雨的洗禮下更顯得青翠。

但是景美易生情,一股離別之情涌上王維的心頭,把詩人的快樂又“吸”了回去。

詩人按捺住自己的離別之情,陪伴好友一起欣賞美麗的風景。

離真正分別的時辰越來越近了,王維在客舍旁的涼亭里擺下了“餞行酒”,對好友元常說:“元二兄,我們來喝點小酒散散心吧!”元常見他的好友如此情真意切,便雙手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他們邊喝著,邊天南地北地聊著天,大家都故意不觸動那藏在心底的依依惜別之情……不知不覺中,從西域方向駛來了接元常的小馬車。

兩人馬上就要離別了,不知何時才能再相遇。

王維在這最后分手的時刻,舉起酒杯深情地對元常說:“兄弟啊,請你再干上這最后一杯離別的美酒吧!因為西行出了陽關就很少有能體諒你的知心好友了。

”元常喝光了這杯離別酒后,依依不舍地登上馬車,掀開布簾,不停地向王維揮手,直到王維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里。

王維站在客舍門前,望著好友漸漸遠去的背影,心中充滿了憂傷,吟出這首送別友人的千古絕唱——《送元二使安西》渭城朝雨浥輕塵,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

《送元二使安西》的作文誰知道?(有積分,后給)

送元二使安西渭城的晨雨,濕潤了地上的沙土,小燕子在空中唧唧喳喳的叫著,剛剛抽出新芽的柳枝垂入湖水里輕輕飄蕩,這么美麗的景色,并沒有使王維與元二高興起來。

在渭城的一間酒店里,王維與元二這二位要好的朋友將要依依惜別。

王維說:“你我二人即將分別,這是我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以前我們一起生火做飯,一起砍柴,一起寫詩作畫,以后可能再也不能了!” 元二說:“老朋友,不要太傷心難過了,以后有機會就又相見了!” 王維勸元二再喝一杯酒,出了陽關就很難見到我這位好朋友了,元二、王維他們又坐下喝了一杯酒,又看了看周圍美麗的景色:鳥兒們在空中自由飛翔,蝴蝶在花叢中飛了飛去,蜜蜂吸著甜甜的花蜜,柳枝被風一會兒吹到湖水給她洗一洗她的辮子。

有時又把辮子吹到地上給她晾一晾頭發…… 王維把元二送到十里長亭,元二騎著驢要走了,元二對王維說“送君千里終有一別”。

請你回去吧!王維說:“請你到安西、早日寄信回來。

”元二騎著驢走了,王維看著元二的身影漸漸消失了……

送元二使安西的詩編一篇作文不少于400字

清晨下了一場小雨,路上的塵土被沖了下來,旅店旁的一棵棵柳樹被雨水沖洗得更加美麗了。

看看元二那邊。

皇帝的大臣來到元二家宣讀圣旨:“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現派你出使安西,欽此。

”元二說:“謝皇上。

”元二的親人一個個淚流滿面,妻子說:“不知元二行多時,只有元二去出使,才知這次有多長。

嘆!”(意:不知道元二來回有多長時間,只有元二去一次,才知道要行多少千米)在元二和親人分離的時候,元二的所有親人說了一句:“在外一定要保重啊!”說完,元二頭也不回的走了。

我騎著馬,飛快地來到渭城,和元二一起喝酒。

元二喝了一杯,我說:“好朋友,回想童年我們在一起玩耍時,我就想哭呀!”元二說:“男子漢大丈夫,不要哭!”我讓他喝了第二杯酒......到了最后一杯酒時,我說:“朋友,再喝完這一杯美酒,等你走出了陽關之后,再也沒有一個交情深厚的老友了。

”分別時,我也說了一句:“保重!”元二頭也不回騎馬走向了安西....... 我頓時一陣傷痛,眼淚朦朧了我的視線。

我在心里想:“元二,祝你一路平安。

”外面一陣微風吹過.......

送元二使安西作文

有一天,王維正在休息,突然,元二使的飛鴿傳信,飛鴿在窗外咕咕地叫著,王維急忙將窗戶打開讓飛鴿進來,飛鴿將信放在桌子上,王維打開一看原來自己的老朋友元二使奉朝廷之命到安西去當欽差大人。

王維看完信以后馬上回信:老朋友你去安西當官我很高興,但是我們畢竟十多年的朋友了,你走我還真有一點舍不得,如果你執意要走的話,那我們明天就在郊外的旅店做一次最后的告別吧!王維把信寫完,讓飛鴿把這份信給元二使。

第二天,渭城的天空下著蒙蒙細雨,濕潤了路上的塵埃,旅店旁的棵棵綠柳,被雨水沖洗得更加翠色欲滴。

王維已經到了,這時元二使也趕著馬車來了,王維布好了酒席,倆人便坐了下來,王維便舉起了酒杯說:“老朋友,請喝盡這杯醇香的美酒吧,等你西行出了陽關之后,就再也沒有一個交情深厚的老友了,我把這個柳枝送給你,當成告別禮物吧!”“好!謝謝你,我喝了這杯酒!”“啊!真是好酒哇!等我到了安西,我還會用飛鴿給你傳信的,好了,時辰到了,我該走了,再見老朋友!”“再見,老朋友!希望我們之間的友誼直到永遠”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